Z j

中国海监船队与菲律宾军舰正在南沙对峙

  • U 2073 ·
  • 8 21
环球网记者李宗泽报道,据法新社4月11日报道,菲律宾政府宣布,菲律宾的一艘军舰11日“在该国海域试图抓捕非法捕捞的中国渔民”时,与数艘中国海监船发生对峙。

菲律宾政府称,当时有8艘中国渔船停靠在“菲律宾领域内的”黄岩岛,距离菲律宾吕宋岛有124 海里。

另据美联社消息,与中国海监船对峙的是菲律宾最大的一艘海军军舰,中菲均对事发海域宣称拥有主权。菲律宾外交部长德尔•罗萨里奥11日召见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菲外长办公室在随后发布声明,称黄岩岛是“菲律宾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强调菲律宾对该海域“拥有主权”。

对于菲律宾宣称对黄岩岛拥有主权,中国早就予以明确驳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2009年2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指出,中国对黄岩岛和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姜瑜强调,中国希望有关国家切实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要采取可能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2009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海军原副参谋长张德顺少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黄岩岛和南沙诸岛历来都是中国的岛屿,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政府对此都有正式申明。菲律宾政府签署抢夺中国海岛法案,对南海问题的解决进一步增加了矛盾。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 angel9804
    静默10年后,中国黄岩岛呼叫



      此行之后,是“BS7H”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静默的10年。



      这10年,黄岩岛海域附近,纷争不断。黄岩岛成为菲律宾意图控制之地,菲律宾海军军舰常常在黄岩岛附近海域晃来晃去。



      2007年4月,由中、美、德、意大利、新加坡、芬兰共6国的16名资深“火腿”终于组队再度远征黄岩岛,他们的后勤支持团队主要来自台湾与香港、澳门。这次活动得到了中国无线电管理局、中国外交部条法司以及国家体育总局航管中心等相关主管单位的批准。



      6位中国队员都是有丰富业余电台操作经验的,包括陈方与他的哥哥陈平,以及来自南京的陈新宇等人。这是陈方参与的第二次黄岩岛无线电远征。



      当年4月25日,这支远征队租借了一艘渔船从香港出发,航行时风浪很大,只有100吨级的木质渔船摇晃不止,许多人都因此发生严重晕船,在浩瀚的大海面前,个人之力显得如此渺小。柴油机笃笃笃地响,渔船航行缓慢,最后,花了70多小时才抵达黄岩岛附近海域。



      用陈方的话说来是,由于“动静比较小”,所以他们的渔船一直开,“也没遇到什么人”。



      在黄岩岛附近海域,陈方看到的是:有中国海南岛的渔船在那里挖珊瑚礁,也有菲律宾渔民开着小船在那里挖牡蛎、放炸药炸鱼……



      这次,陈方他们乘坐的体积小巧的渔船可以开进黄岩岛内部的潟湖中去,他们等于是从黄岩岛的礁石圈里边上岛作业的。跟上次一样,他们选择在岛礁上搭建了4个平台,架设电台。搭平台主要由中国人承担,一位台湾去的“火腿”经验丰富,木料都是事先从香港装上船的。



      “我们到那里是下午,当天晚上,黄岩岛业余电台就开始不停地向世界联络了。我们4个平台同时作业,每个台之间距离大约1公里左右,互相都看不大见”,陈方回忆说。



      刚开始,美国人定了8小时轮班制,轮换下来的队员乘小艇回渔船休憩,但因交班时间恰逢退潮时分,小艇无法停靠礁石,换班的外国队员一下小艇,还没走两步,就陷入齐腰深的海水中,只好退了回来,“后来我们有两个年轻的中国队员争着去交班,一个南京的、一个北京的,他们摸黑涉水,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到岛上去操作”,陈方说,这以后他们就根据每天退、涨潮时间换两次班,每个人上一次岛,操作十几个小时。



      “那些天,大家轮流操作,我们的电台日以继夜地运转”,陈方与队友操作的“BS7H”黄岩岛业余电台,呼叫不息。从2007年4月29日晚间至5月6日早晨,远征队使用中国黄岩岛“BS7H”呼号,与世界各地的业余电台一共进行了45820次的通信联络操作。



      “一路上我们架起了短波电台,不管白天黑夜,各地业余无线电台都跟我们始终保持联系,他们怕我们在海上出事,过段时间就喊喊我们,我们快到香港时,他们才放心……我们挺感动的!”陈方不停感喟。



      在1994年、1995年、1997年与2007年,中国“火腿”们先后4次登上黄岩岛。



      “我们不是为了宣示主权才去黄岩岛开展业余无线电活动的,但客观上,我们确实宣示了中国对于黄岩岛的主权”,陈方认为,二者是紧密相联的。



      “我们的每次无线电活动,都首先在我国无线电管理部门办理好业余电台执照,我们的参与者包括外国人都认可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事实上,我们用‘BS7H’呼号跟全世界几万个电台进行了联络,全世界的‘火腿’们都知道:‘BS7H’呼号,是中国的黄岩岛”,陈方解读。



      不管怎么说,“火腿们”是稀罕的民间行动者。呼号为“BS7H”的无线电波告诉了世界:黄岩岛,归属中国——铁证如山胜于雄辩滔滔。
    2012-04-12 8 4
  • angel9804
    回复 cc18:
    1935年,美国人设计了一种旨在推动业余无线电活动的“游戏”,叫做“DX Century Club”。按照规则,全世界被分成许多“DXCC分区(DXCC country)”,一个真正的政治概念的国家是一个“DXCC分区”,该国家拥有主权的并与之相隔225海里以上的岛屿也可算一个“DXCC分区”。这项活动很快在世界范围内的无线电爱好者之间普及,其中一些人认为,中国的黄岩岛的地理位置符合“DXCC分区”的规定,但想要证明这一点,必须到黄岩岛上架设业余无线电台,与全世界的其他“DXCC分区”的业余爱好者取得无线电联络。在“DXCC分区表”中,黄岩岛以“BS7H”表示。“B”表示中国电台,而“S”表示南海诸岛,“7”表示其行政归属海南省在我国第7区,“H”表示黄岩岛。之后,为了满足世界各地无线电运动爱好者的需求,同时也为了向那些反对黄岩岛成为“DXCC分区”的人证明其价值,远征队没有停止远征黄岩岛的活动。



    我们不是为了宣示主权才去黄岩岛开展业余无线电活动的,但客观上,我们确实宣示了中国对于黄岩岛的主权”,陈方认为,二者是紧密相联的。

      撰稿·贺莉丹(记者)

      时值今日,资深“火腿”(指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也称为HAM)陈方依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在黄岩岛上发生的一切。

      陈方已是耳顺之年,这位江苏省无线电运动协会的秘书长,讲起话来慢条斯理,讲起无线电来如数家珍。在过去的12年间,陈方曾经两度登上南中国海海域的黄岩岛,他与他的队友架设的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发出了呼号为“BS7H”无线电波,呼叫全世界。

      稀有台“BS7H”

      所谓“BS7H”,代表了国际认可的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的无线电呼号。

      “我们都很清楚,每个无线电台都有一个自己的呼号,这个电台呼号是按照国际有关规定分配的,每个国家都在一定范围内分配呼号,比如,凡是我们中国的无线电台,都用B开头的呼号,而S表示南海诸岛,7表示其行政归属的海南省在我国的第7区,H就表示黄岩岛”,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陈方这样解释,难掩激动,“我们称黄岩岛这样的业余电台,为世界业余电台中的‘稀有台’,全世界无数业余电台都在等着联系中国黄岩岛!”

      1999年9月21日,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陈方与来自北京、南京、广东等地的“火腿”们,在我国西沙群岛中的永兴岛发出了呼号“BI7Y”的无线电波,“同理,广东、海南岛、南沙群岛都是属于我们中国业余电台的第7区, Y则代表永兴岛”。

      1997年的五一前夕,陈方与来自南京的“火腿”、物理老师王龙,参加了由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组织的业余无线电探险队,他们从广州坐船出发,远征黄岩岛。

      登山爱好者总是希望能够征服未知的远山,这种痴迷宛如孩童般纯粹。于全世界的“火腿”们而言,能够去一个荒凉、偏僻之地搭设一个业余电台,向全世界发出无线电波,这个挑战,太诱人了。

      这是陈方的第一次黄岩岛远征,他所在的这支黄岩岛远征队中,有6个中国人、2个日本人与3个美国人,都是资深级“火腿”。当时,他们乘坐的船舶是国家海洋局的的两艘“海监号”海洋考察船,都在800吨级以上。

      天气晴好,大海蔚蓝,风平浪静,两艘“海监号”行驶得稳稳当当的。黄岩岛距离广州约有600海里(1111.2公里),海上航行达30多个小时。

      在陈方这批资深“火腿”们的眼中,此次远征黄岩岛,是一次极为重要的行程,他们要让沉寂了两年的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向全世界发出呼号为“BS7H”无线电波。

      曾名“民主礁”的黄岩岛,是南中国海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礁,国际上也称之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黄岩岛以东,就是马尼拉海沟,幽深的马尼拉海沟向来被认定为中国中沙群岛与菲律宾群岛的自然地理分界。

      陈方自小就痴迷于无线电,1976年至1988年,他在江苏省无线电测向运动队担任过12年的领队兼教练,之后他到了江苏省五台山体育中心工作。而早在1988年中、日、尼三国联合举办跨珠峰运动时,陈方就曾参与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无线电远征,为了给运动员提供周到的通讯保障,那次他在拉萨业余电台一干就是3个月。再后来,陈方担任了共有4名专职工作人员的江苏省无线电运动协会的秘书长。江苏省无线电运动协会成立于1981年,目前该协会在江苏省境内拥有大约4000名会员。

      登黄岩岛之前,在1994年、1995年,陈方就跟队友们收集了当时菲律宾出版的其行政地图,地图中,黄岩岛(菲方称Scarborough Shoal)清楚地标记于东经118度菲律宾的边界线之外,“按照菲律宾东经118度这条边界线,黄岩岛也属于中国的”,陈方说。

      很牛的“DXCC”

      无线电这种能在自由空间(包括空气和真空)传播的电磁波,最早应用于航海中,使用摩尔斯电报在船与陆地间传递信息。在无线电活动领域,不得不提及的是盛极一时的“DXCC”。

      1935年,美国人克林顿设计了一种旨在推动业余无线电活动的“游戏”,名为“DX Century Club”(简称“DXCC”),他制定了一个特别规则,将全世界分成许多“DXCC实体”(DXCC country),该实体可以是一个国家,也可以是隶属于这个国家的一个地区。目前,全世界共有300多个“DXCC实体”。

      简言之,只要对照某个“DXCC实体”的呼号前缀与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制定的国际无线电呼号分配表,就不难判断出该地区属于哪个真正的“国家”。

      在全世界的“火腿”的参与下,“DXCC”很快就得到普及,并且,非常牛。

      另外,按照业内行规,世界上只要任何两个业余电台联系上了,就会彼此寄上一张卡片,作为曾经相互交流过的明证。这些卡片,也是“火腿”们不舍的挚爱。

      一些参与“DXCC”的无线电发烧友后来认为,如果能够在无人居住的偏远的海岛搭建业余电台作业,那么他们得到的卡片将更为稀罕。而由于中国黄岩岛的地理位置符合“DXCC实体”的规定,也引起了“火腿”们的极大关注。但想要证明这一点,就必须在黄岩岛上架设业余无线电台,与全世界的其他“DXCC实体”的“火腿”们取得无线电联络,以获得“DXCC实体”这一资质。

      于是,一些外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开始向中国申请登岛,但鉴于外国人不能在中国独立设置业余电台,所以这项活动需要中国无线电爱好者的参与合作。要知道,在每年一度向全世界“火腿”们征询的“DXCC”需求排行榜单上,序列号为“BS7H”的黄岩岛,几乎一直都位列前十乃至前三甲。

      陈方拥有的黄岩岛卡片,就印有“BS7H”字样。“毫无疑问,BS7H卡片是全世界‘火腿’们最为珍贵的收藏之一”,陈方十分笃定。

      而黄岩岛能够被国际认可为“DXCC实体”,过程颇为曲折。

      1992年9月13日,经国务院批准,我国正式恢复个人业余电台活动;当年12月,北京、上海、广州22名老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获准首批恢复自己的个人业余电台。沉默了几十年的中国民间业余电台的电波,如凤凰涅槃,冲上天宇。

      这也给陈方与他的哥哥、时任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秘书长陈平,这样的资深“火腿”们提供了可以登上中国黄岩岛的机会。

      1994年,经过协商并由有关部门批准,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联合美国、日本等多国无线电爱好者组织了第一次“黄岩岛远征”,远征队租借了一艘渔船,从菲律宾出发前往黄岩岛。

      当年6月25日,以陈方的哥哥陈平为领队的中国业余无线电远征队一行8人,首次登上黄岩岛。队员们在一块露出水面仅1.5米的礁石上,搭起了一个高达2米的平台。当天北京时间18:16,“BS7H”黄岩岛业余电台首次联系上了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北京业余电台。

      但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其后认定,他们不考虑将黄岩岛列入“DXCC实体”,理由是,这一次不能算陆上操作,因为这次黄岩岛业余电台所在平台的支架,是支在黄岩岛礁附近的海水中的。

      1995年4月,陈平再次率领黄岩岛远征队从菲律宾出发,这次,远征队的上岛作业特别注意选择在黄岩岛的礁石上进行,但最后依然遭到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的部分否决。

      陈平随后飞抵美国,以扎实的证据说服了那些持否决态度的美国人,最终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承认了黄岩岛是“DXCC实体”,也认可了以“BS7H”作为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的无线电呼号。

      黄岩岛“BS7H”呼号被认可,代表了国际上对于黄岩岛归属中国的承认。

      1997年,与菲律宾军舰对峙

      “黄岩岛外形像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面积大约为150平方公里,但是整座岛屿露出水面的部分非常少,只是星星点点的一些珊瑚礁石而已,最大的礁石也只有4平方米左右。在这个直角三角形的内部,水深一些,积聚成了一个潟湖”,陈方对黄岩岛的地形很熟悉。

      1997年,是陈方第一次靠近传说中的黄岩岛,天蒙蒙亮,“海监号”就停泊在黄岩岛附近海域,黄岩岛露出水面的礁石,还不甚清晰。

      远征队员们下了船、改乘小艇靠近黄岩岛,四周有星罗棋布的岛礁浮出海面,岛礁表面约为1至4平方米,大小不均。队员们选好了3块岛礁,开始用木料搭建操作电台的3个临时作业平台。

      在忙碌的工作进行过程中,菲律宾一架标有HAF字样的F5战斗机和一架黄色的815号侦察机飞了过来,对着正在架设平台的3个岛礁作俯冲飞行,几乎就像从队员们的“头顶上飞过去”。

      “看起来,他们对我们的行动是相当警惕和关注的”,在陈方看来,当时队员们还是感到错愕。

      这天,他们还看到有一艘菲律宾军舰停泊在黄岩岛附近海域,并且距离无线电远征队员搭乘的船非常近,“这艘舰艇是菲律宾海军装备,艇上有大炮,艇上的士兵我们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双方保持对峙状态,一开始我们也有点紧张,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根据我们的判断,当时他们认为我们是政府出动、要在黄岩岛上搭建永久性建筑的,所以他们非常紧张”,陈方分析。

      这些菲律宾士兵始终保持谨慎的戒备神色,不上岛,亦不离去。后来,陈方看见军舰上穿着迷彩服、黑色衣服的菲律宾士兵放下小艇,坐着下海了,“他们不能上我们的岛,否则我们要把他们弄下去,这是我们的领土!”陈方很坚持,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忐忑不安,“他们要是上来的话,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要赤手空拳打架的话,我们不见得打得过他们”。

      菲方士兵向远征队员们所在的岛礁靠过来,表示他们的发动机熄火了,然后一直在橡皮艇上检查船。接着,菲方人员用英文向远征队员们喊话——

      “你们是海军吗?”一个菲律宾军官问。

      “我们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远征队员们如实答,包括美国人在内。

      “这是我们的经济专属区”,菲律宾军官说。

      “这是我们的领土!”包括陈方在内的中国队员喊。理直气壮。

      双方各执一辞。

      5月2日,一直聚集在黄岩岛附近的菲律宾的舰艇增加了。“最多的时候,我们看到有5艘菲律宾舰艇,还有一些菲方潜水人员靠到我们的岛礁边上来,但他们依然没有登岛。我们在3个岛礁上有操作人员,其中有两个是外国人作业的平台,菲律宾人也去问过。但到第三天,稍微缓和,菲律宾人可能看我们也不像是搞永久性建筑的,所以矛盾没有进一步升级。我们也通过越洋电话跟外交部取得联系,汇报这边的情况”,陈方记忆清晰。这一天,他努力工作了8个多小时,他和他的队友目标很明确,就是不间断地发出中国黄岩岛业余电台的“BS7H”电波。

      “全世界无数的业余电台都在等着黄岩岛业余电台呼叫,我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多联络一些世界业余电台”,队员们在岛上的作业是分秒必争、一刻不停的,因为,要让船舶到达黄岩岛,除了行前繁琐的诸多准备之外,费用也是可以想象的昂贵,机会实在难得。

      “BS7H”一出山,就被全世界的业余电台团团包围。一鸣惊人。

      这次,原本远征队计划工作6天,但因为不断遇到突发状况,陈方他们只好在作业3天后,提前结束工作返回。这次黄岩岛之行,远征队用黄岩岛“BS7H”呼号,一共联络到全世界14000多个电台。

      临走的时候,他们拉出了中国的五星红旗,合影留念。

      
    2012-04-12 8 4
共21条评论
“与中国海监船对峙的是菲律宾最大的一艘海军军舰”,SB菲律宾,看它会不会发傻,。。。。国内现在是打声一片,现在就差一个导火线,这个军舰点火太合适不过了,呵呵,。。。不感兴趣的别进了,进了别回帖,否则就是在这里装酷,。。。
8 4
凤凰资讯台时事辩论会也在讨论这个话题,呵呵,。。。



美联社引述菲律宾当局称,一艘菲律宾军舰正与中国海监船只,在双方有争议的黄岩岛附近对峙。

菲律宾军舰与中国船只海监75及海监84发生对峙的黄岩岛,位于菲律宾西北部对开海域。据菲律宾媒体称,菲国海军最大型的一艘军舰星期日发现中国渔船,渔船停靠在黄岩岛旁,菲律宾军舰周二企图登船拘捕渔民指他们涉嫌非法捕鱼,但受到中国海监船只阻止。

菲国外长罗萨里奥称,周三已传召中国驻菲大使马克卿,希望以外交手段化解对峙事件。菲律宾外交部的声明指,黄岩岛是菲国领土的重要部份,菲律宾拥有这个近岸区域的主权。

凤凰卫视  综合报道
8 4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