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老王的无厘头]:佘山荡寇志

  • U 1618 ·
  • 8 17
[老王的无厘头]:佘山荡寇志(新作:5集31楼,6集97楼,7集103楼)



第1集:话说老王自在佘山与大眼女惊鸿一遇后,直将该女视为天人,回去却是口水常流,被褥尽湿。于是暗下了决心:再去佘山寻美,或许能有便宜可占。于是,某月黑风高夜,老王便挑了个行李上路,径自赶至了佘山。

犹记得当时大眼娘子要老王传话,请负心人老W于每年月圆夜于佘山来寻她。老王却想大眼娘子又不是狼,非月圆夜方可碰到。若有缘分,偷情人真能勾搭上也未可知。想到此处,便直奔上次之寺庙,欲再找那和尚带路,去大眼娘子隐居的茅屋探访。但打听下来,庙里众和尚居然都说并无此僧,却有一白面僧人,凑近老王奸笑一声,说:施主,真要找娘子,小僧倒可介绍你一个去处,价格颇是公道。。。。。“说完便递一张名片过来,却见上面印了几个烫金大字“办公室主任 我爱小圆子大师(副科级,中级职称;英语四级)”,反面则为洋文。一看是官,老王忙拜付于地,道“大人请恕俺失敬之罪。。。。。惜未曾带得见面礼;但大人以后若来闵行,找俺便是,小生乃虹桥镇土著,牲畜道通吃,无摆不平之事”,便敬烟寒暄,执手相谈甚欢。但想到寻美不着,老王又不由得黯然情伤,即作别小圆子,悻悻地离开了此庙。

转过山脚,眼前突现了一片竹林,风景甚佳。但见一个老僧正弓着身子,徐徐扫着地上枯黄落叶。老王心道,怎此地又是一个驼驴!!!真是晦气。便快步疾行,正待离开却听扫地僧长叹一声“施主,情海孽缘,尽归尘土”。老王大惊,暗想此脱驴倒似乎有所指嘛,就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见扫地老僧面容愁苦,呆若木鸡,实在看不出是高僧的摸样。于是心虚问道“脱驴,你于此地何干?”。老和尚微露黄齿,笑道“看守藏经阁,施主”。老王便来了兴趣,“和尚,此藏经阁里可有何书?四大禁书有否?”扫地老僧微一拱手,道“贫僧乃海龟派,自天竺大学毕业的,并不懂中文字的。故不知究竟有何典籍藏于其中”。老王大怒,心道“果然海龟误事,鸟都不懂,还拿高薪;实乃天人共愤”。便啐一口于地,骂一句“乌龟”,抬脚便走。不料未行几步,却见扫地僧好端端地又挡于身前,不知自哪飘来。老王暗惊,想难道白日见鬼不成?正待打110报官,突听扫地僧又道“施主,近来可觉得心口隐痛?梦中常见佳人,醒来口水遍床?”老王一拍手,道“对啊,和尚你却知道,可有解救之法?”。老僧微露黄牙“红粉骷髅,尽是飞尘。”说罢,将手遥向北方一指,说:“顺此道而行,前有一河,摆渡得过;缘分便在彼案”。老王也是聪明之人,明白此僧是在给自己指路,大喜之下,忙说“谢大师示我明路。。。。小小意思,聊表心意”,把一张百元的银票递了过去,扫地僧却将手一摆,正色道“不必,吾乃党员”。(未完代续,请关注第2集)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共17条评论
第2集:老王依扫地僧的指点,顺蜿蜒小道前行,走不片刻,果见前方有一条波涛汹涌之大河,岸边立一石碑,上书“小苏州河”,看四周竟连桥都没有,便不由得抽口冷气,不知如何方能得过?正着急间,远处忽然传来仙乐阵阵,转眼看去,就见一帮花花绿绿的男女焚香燃烛、喧嚣而来;待得近了,却听男女们口中喃喃有词“雨梦石女,大驾佘山;神通广大,颠倒众生”。老王见其势大,不知是何路高干,慌忙拜伏于地,急拉住一行列中的男子问道“这位哥哥,却不知是哪位官人出来私访?”那男人鄙夷地说,“此乃大名鼎鼎之XCAR美人——石女‘飘逸的雨梦’来了,我等正去接驾!。。。。。。”。老王心想,怎地一个“石女”还能有此魅力,莫不成这些男子都是太监?便嘴露讥笑。却不料被此男子见了,顿时怒不可遏,嚎叫道“此厮竟敢嘲笑XCAR石头教圣女,如何了得!孩儿们给我打。。。。。。” 老王见状不妙,忙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手脚僵直,呈抽搐状,企图以“中风大法”来蒙混过关。恰在此时,对岸之山峰上忽响起一片炮声,又挂出了几个大红灯笼,男女们一见,便喊道“娘娘在对面山峰上,在对面。。。。。。”即做鸟兽散,片刻间河滩上已无一人。”(未完代续)
8 4
第3集:太阳渐烈,老王却是一宿未睡、滴水未进,便不由得有些心虚头晕。于是沿河岸蠕行,欲找一小店暂歇一下,再做计议。说来也巧,远远望去,有一茅屋伫立山脚,高挑黄旗,张扬出一个醒目的“水”字。老王便,疾步凑前,见茅屋上刻了几个龙飞风舞的纂体“中国老虎灶公司特约加水站”,边上还吊了一块木牌,上书: 90号—— 4.20元/碗;93号—4.95元/碗 ;97号—5.21元/碗;98号—6。00元(仅供科级以上和尚饮用)“。老王想,此店不错,乃上市公司之分号也,定无问题。就盘腿入坐,喝一声:“小二上水”。不料半天无人应答,再催方出来一高大娘子,瞠目冲老王咆哮:“何人叫春?刹那,不见老娘正于网上发那征婚启事?”见其面相凶狠,想非良善之辈,老王便急赔笑认罪,谄媚道:“小娘子,打扰您了,。。。。。未曾防碍找如意郎君吧? ”那娘子沉脸不语,老王见状,心想此女必然渴求面首,以致神魂颠倒,无心生意。须得投其所好,便灵机一动,道“小娘子,汝之征婚启事且待我瞧上一瞧——俺乃秀才出身,文思敏捷;替汝润个笔,定保18路雏男云集裙下,皆如吃了鼠药般乖。” 连催数次,娘子才忸怩地掏出一手纸,请老王端详。拿来一看,见“生具才情,睥睨众生;体健貌端,大方贤惠;有房有车,月入万银;独守空房,累计三旬;夜深被冷,流泪天明;盼一好男,解我愁思;有函必复,见面买单;要求无他,只需有缘;若能得嫁,老父泣血”。(署名:金色夜叉顿首)

老王看后,久久不语,心中唏嘘:仓天!如此才情女子,却尚未得嫁,实乃惨无人道!便长叹一声,对夜叉说“汝之启事颇具文才,但苦于当今之面首都不读书了,看此文却是对牛弹琴,效果未必便佳。”见夜叉失望之色满脸,老王又道“无妨,待俺改改便是。”说罢,拿起圆珠笔,粘点吐沫,在纸上胡乱写了一通,又道“行了”。夜叉提起一看,见“敬告来往之嘉宾:本店将迁,故甩泪折价拍卖——所有本店物品,连同业主夜叉,一律只卖50元,统统只卖50元,全部只卖50元,仅仅只卖50元。。。。。。”夜叉看了,诧异道“如此可行?”。老王正色对曰“然也,所谓天下人,皆为利往;若告诉众人
此处有便宜可占,他们打破头还来不及呢,焉能不来;汝织网以待就是了。”(未完待续,请见第4集)
8 4
shaoweidengdeng
8 4
第4集:


夜叉大喜,叫道“虱子王,上98号水!”见一白面小二挑开帘子入得屋来,问道“大娘





,上98号水?”夜叉将脸一沉“汝两鼠眼生来何用?不见有贵客吗?”便将小二骂走,





却端了椅子坐在老王对面,将老王之肉手覆于其大手之中,两眼脉脉含情,嘴角尽是娇





侨之意。老王大窘,暗想不要被她招为入幕之宾了,那可不妙。正胡思乱想间,虱子王





又提了个茶壶进来,见到此番肉麻情景,顿生妒意,将茶壶重重一放,转身而去。夜叉





唤其不住,便将手一摆,说道“此厮近来有些反常,莫非又发春了?。。。不去管他了





,你我接叙。。。。。。”于是两人并膝相谈,把水而欢,又间或以诗文相和,其乐融





融。老王见天色不早,喝了数杯后便要告辞。夜叉苦留不住,就拿了个算盘“达达达”





地打了一阵,道“喝了30升98号水,每升7两银子,共折银210两”。





老王听了一惊,道:“小娘子,标价不是6两/升吗/?怎地又变成7两了?”夜叉大笑,





曰“本地实行水价与气温联动机制。你方才入店时气温为15度,而喝水时气温已升至20





度,所以水价当然涨了咯。此乃国际惯例,休得大惊小怪。”老王几乎晕倒,想要拒





付,却瞧见虱子王提了个杀猪刀在门口晃悠,便只得乖乖结帐了事。正待出门,又想起





一事,问道“大娘,此处可有船家,小生要至对岸”。夜叉沉吟半响,说“此地有一个





摆渡的大汉,性朱名大花,专营杀猪生意,人称肉里白条,常放一舟于上游,倒也





做些渡人的营当。。。。。。嘿嘿”又阴笑了数声。
8 4
第5集:老王往上***得两三里路,果然见到前面河面上有一独舟,系于岸边。船上却有一条大汉,正赤着膀子在舱内瞌睡。老王见了便叫道“这位船家,且把船来与我过岸,俺自给你几两银子“。那大汉便醒,将个船摇到老王面前,说道“男子与牲口,每位皆是5两银子,可有意见。”老王只想过得岸去,咬牙说“无妨,但渡便是”。于是交银上得船来,却半饷未见动静。老王急了,又唤道“船家,怎地还不走?”那大汉却将眼一翻,道“位子尚未坐满,如何能走?稍安勿操,半月后人便满了。。。”老王又惊又怒,叫道“俺不坐了,请将银子退还!”那汉子大笑“不坐船者,银子亦一概不退,此乃行业规矩”。老王见其身体长大,估计此厮蛮力不小,便忍了一口气,转念又道“船家,但能渡我得过,银子乃是小事”那大汉笑笑,曰“若肯加付春运特急费20两银子,即可开船”。。。。。。。

却说那船家收了老王的20两春运费后,便摇开船去,离岸渐远。老王心道,虽然好事多磨,但总算大业将成,耗了那点银子也算值得。忽听那船家又唱起歌来“老子本家姓朱,生来就好杀人;但有猪锣上船,便是自投罗网”。老王惊得人都软了,跪下哀求道“英雄,但饶命则个”。船家只是笑,又打个忽哨,将船停于河心,却从舱底拿出个板刀,问道“你这鸟人,是要板刀面还是馄饨?”老王道“小生虽馄饨吃得不少,却更好天津饺子”。大汉骂道“休要装疯卖傻,快快闭了鸟嘴,把头过来挨上洒家一刀”。老王暗想苦也,今日定将性命都得送了。便惨叫一声“不想我老WANG命终于此!” 此语方出,却见那船家呆了一下,问道“莫不是老W哥哥?”老王一见有机可乘,便急道“不错,小生正是老W,江湖人称灌水雨的就是在下”。船家失惊道“原来真是老W哥哥,何不早说”便将刀收起,将手扶老王坐下,倒地拜道“洒家乃佘山屠户朱大花,专于此河做些没本的买卖;日常倒也久闻哥哥的大名,常想结识哥哥而无良机,却不想于此地碰上了”。又道“哥哥何不早说,险些伤了性命”。。。。。。于是将船摇至对岸,又扶送老王下船。。。。。。。
8 4
第6集:再说老王辞别那船家,便要上路。却又被肉里白条拉住,说道“哥哥,你此去须得注意。前面三十里处有个烂人村,原是我族兄PICO(参数|询价)所居。最近不知哪来了群男女,自号什么雨梦石女,却甚为凶恶,将我兄长赶了,又常常喝酒撒泼、白日宣淫;哥哥路上若有闪失,却是无人能救!”老王谢道“我自有数,不劳弟弟费心”。于是挑了行李,便往前行。


且说老王正自赶路,猛听得一阵风响,便有数个强人由草丛中跳出,为首者鼠眼蛇身,手执两把菜刀,大叫道“识相的献了行李,免得伤了性命”。老王一听,惊得小便失禁,便寻个空挡夺路逃去。行不片刻,只听得背后呜呜大叫,却是强人赶来。老王心急,暗道“不听大花言语,果有祸端了”。又见一旁有个歧路,就往里走去。只见小道蜿蜒,高高低低通了个村落。听得强人叫声渐远,老王便是心定,正待回头望去,却感脑门轰然,被一物击倒于地,顿失了知觉。
8 4
===========
8 4
第7集:话说老王被一物击倒,悠悠醒来见四周聚了群男女,正中却坐了个徐娘,脸上蒙块面纱。老王正惊得抖索,却有一黑大汉叫道“雨梦娘娘,俺见这厮莽撞闯入,又生得肥大,便抓了过来,却是如何处置?”众人皆笑,道“红九捉个生人,送于娘娘做面首是了”。那黑大汉又叫“娘娘若不要,便让洒家活剥了这厮,做碗人肉羹倒也味美”。那娘娘却只是微笑,叫个人将老王扶起,道“听闻灌水雨老W亲临佘山,却不知与汝有何关联”。老王正色道“小生不才,正是那虚名之士”。娘娘便喜,请老王入坐,又教身边孪童赐饮。老王不敢推辞,便谢过娘娘饮了一杯,却感浓淤腥气,似乎是个豆奶。娘娘再叫人捧了数个面团过来,老王食了两个。那娘娘便点头,曰“方才赐你之物,乃永和豆浆和小扬生剪;汝既能食之,便是有缘。”有意要放老王出去,却见众人都带不贫之色,转念暗道“不如出个题目考他,也算放之有理”。于是道“素闻老W是个才子,吾便出个上联,若能答出下联,就放了”老王心下忐忑,却也只得拱手静听,便见那娘娘轻启朱唇道“床前明月光,。。。。。。”老王大喜,急忙抢道“我是郭德纲”。。。。。。。。。。周皆无声,半响,方听娘娘一阵娇笑,道“果然是个滑稽才子,名不虚传!”又教人取了本书过来,道“我今再赐你三卷九天淫女真经”。老王接过看时,见是个黄皮厚书,正欲打开细看,却听娘娘道“小W,我这三券淫书,尽载了人间36招宍女真术,常用者有老汉推车、龙下凤上、颠倒鸳鸯、欢喜双飞、背后不败、暗渡下身、车轮大战、金鸡独立、一株擎天、剽资不付、老婆不察、警所脱身。。。你得此书后,当日日操练,万不可有分毫懈怠。他日若能淫女过百,便是功成,届时你我便可重会!”老王感激涕零,再拜于地,道“娘娘可否以真名示我,俺自当时时供奉,以谢娘娘知遇之恩”。娘娘笑道“吾本家姓陈;二十年前曾以色相布施于人间,众皆称我为一品体香”。(
8 4
此文首发于另一个某CAR.)续集在那里.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3">
8 4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