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利津水煎包,仓库版,正宗不?

  • U 3974 ·
  • 8 39
    有暇至名邑利津,逢当午十分,腹中乱叫。素闻利津水煎包大名,心向往之,咽口水若干。。。

    借问路人何处正宗,众说纷纭,或曰一库房内。遂寻访至,欧式街旁门洞内,文革年间旧粮仓也,上大书水煎包三字,余大喜。有二妇把厨,类姑嫂状,土灶安锅,烟雾弥漫,柴草为燃料,鲜见矣!

    问其价,三毛五,物有所值。尝之,鲜香皆备,唯形状不佳,其馅有韭菜猪肉,有粉条香菜,皆有可称许之处。须臾间,类风卷残云状,n多水煎包入腹。

    尽兴而归,念及余饥不择食,评价或有失公允。讨教利津土著TX,此间为正宗乎?若有更胜处,定当择日重吃。。。








附件: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 无氧生存
    一帮肴客(kei)老发吃的!偶还没吃早饭,饿着呢!
    2007-03-23 8 4
  • *大闸蟹*
    惭愧,俺也找不到地方。。。:funk: :funk:
    2007-03-23 8 4
共39条评论
操作现场,做好的包子没来得及拍已吃完,嘿嘿。。。。
附件:
8 4

有,粉条的,不错
8 4
利津是黄河三角洲的一个县,有800年历史。我到东营市的时候,散文作家赵建英专门推荐我去吃利津水煎包。赵建英出生于利津县,曾就读西安与北京,便也是吃过八方宴席的人了,如是推荐,便感觉到不吃利津水煎包,是为在生命中错过了一次深刻品尝的美意。就去吃。

  去利津吃水煎包的路上,沿途是黄河三角洲平原广大的麦子,它们齐整地列队平原之上,初夏时节,在阳光照临下呈浅黄的色泽。我惊叹麦子笔立地平整一致,像北京街头工夫甚高的理发师拿推子剃出的板寸,设若地球也是一个脑壳的话。

  考察黄河,不考察美食自然是会犯错误的。到了利津,就要准备开吃,几位也是县城的作家,写散文和小小说居多。于是移师到吃的地点,上菜之际便也就一起上了水煎包。水煎包是用的一个初夏的满月大的盘子盛装的,水煎包皆是圆柱形的,齐齐地立着,像一顶顶小型的厨师帽,皮表呈麦黄色。包子散发出一股子质朴的面味,浑厚的猪肉和辛辣的葱味。我以为有关面食,其美好与否,首先便是要有面味。面味是麦子的本质的信息,它里面有阳光的芬芳。猪肉和葱,则有两种不同形式的芳香属性。

  我估计利津水煎包有1.5市两重一个,用筷子拦腰将其夹起,咬下水煎包的上端,口中感觉面是为发面,泡松柔软,亦具弹性,当然这才是揭开了序幕,或曰揭开了解读利津水煎包的盖子。接下来是用视觉与嗅觉深刻考察水煎包的内部,是为肉馅、葱、韭菜、胡椒粉、姜末,也略约有些粉条。继续往下吃,中部是馅与面的混合体,味道深入了一层。再继续往下吃,馅中就有了一些汤汁,浓厚得多的味道开始绕舌回环,悠然绵长。吃到底部便是抵达吃利津水煎包的高潮。水煎包的底部一半是绵软,一半是焦脆,透了油的。底便是焦香的,它在满足食者的品味之后,再度提供焦脆柔甜及素常喜欢的爽心的咀嚼齿感。到这个时候,品味一个利津水煎包的历程已经完成大部,余下的是持续一定的时间细细回味了。

  利津水煎包的做法不太繁琐,先发其面,再剁其馅,捏成圆柱状的包子,置平锅一口,燃猛火一炉,水煎包口朝下搁置,灌入面糊水淹至水煎包顶端,盖上锅盖,此乃为水煎是也。翻个。至水渐干,锅底始有炸响,便改文火细烤,汤汁收尽之后,揭起锅盖,以细嘴油壶绕水煎包根底注入豆油、麻油,以油煎至起焦壳止。全程制作约十五分钟,起锅,搁置于圆盘之内。

  据考,利津水煎包的制作始于清光绪年间,断为百年老包。如是在家自制,其馅可相应按主宾喜爱而定,我以为用乳猪肉配韭黄做馅为佳,倘若是条件允许,也是可以采用麂肉的。现在黄河三角洲的食民,皆喜利津水煎包,即便是我在河口,东道主便也曰之:上盘利津水煎包来。这一客包子,我是想拿去推广的,惜之我对面食的制作工艺怀有技术恐惧症,至今也没有学会包饺子。我只会做两种面食,一俗称蛤蟆跳锅,就是将面搅糊,以勺舀之,投锅中沸水,佐白菜芯,搁猪油和盐。另一是面饼,以鸡蛋搅稀面糊,烧热油锅,将面糊倒入锅中,执锅一摇,面糊匀称一圈,起层掀起翻面,两面呈现黄玉色,起锅,揣于兜中,执猎枪去大山中。吃利津水煎包时,我已经放下屠刀,立地成美食家了。
8 4

路南那家么
8 4

完,吃错了,重吃去
8 4

失敬,失敬
8 4

这是水煎包业界传统,史口水煎包也是的
8 4

嘿嘿,偶带路,带路费水煎包10个:D
8 4

功德无量:@
8 4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