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修罗其人

  • U 2919 ·
  • 8 39

 



  他在爱卡的名字叫“提刀修罗”,出处不详。



  他用这个ID在网络世界游走。



  在现实生活中,他叫柏林。松柏的柏,树林的林。



 





    遥想柏林当年刚进电台时,也不过年方十八九,看上去却象离二十八九也差不远了。这小子长了一副少年老成的脸和青年发福的身材。当然,凭心而论,青年发福是后来的事。忆往昔,他初出道时,曾被誉为“湖南广播界的施瓦辛格”。湖南广播界的这位施瓦辛格当时酷爱健美,定期去健身中心训练,努力将自己铸造得有型有格。记得某年深秋,和朋友一起去东风体育场打网球,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路慢跑过来。在深秋的清寒里,着一身单薄的运动服,令我们在喜出望外之余瞠目结舌,继而将他冷嘲热讽了一番。现如今,美国的施瓦辛格先生年过四旬的“高龄”,身上依然找不到一块赘肉,可湖南的这位健美青年却已是不忍卒睹了。曾有人将它和电台的另一位重量级主持人吴凯作谜面,猜一地名。再蠢的人也能不假思索地猜出来——只可能是合肥。看到他如今这副体态,我倒宁愿他象原来那样在深秋或隆冬的寒风中“宝里宝气”地慢跑。



 



    说这小子敬业,是对他最基本的恭维。应该说,他是一个热爱工作的人。他曾经主持过一档音乐节目《长岛人歌》,主要目的是推动湖南原创音乐的发展。湖南的原创音乐在那几年果然有了红火的迹象,客观地说,他作为最有力的摇旗呐喊者之一,实在功不可没。一直很奇怪五音不全的他为何能将一档音乐节目做得如此精彩。后来去他家,见到成堆的音乐杂志,又见他私下里和湖南的一群原创歌手们打得火热,才恍然大悟。如果一个生活和工作分不开的人,还成功不了那就只能怪他IQ太低了。他当然是一个IQ高的人,不然不会把主持的每一档节目都做得有声有色。他后来竟然还做过电台最深沉、最严肃、最酷的《麓山夜话》。不知道年纪轻轻、阅历尚浅、经验不足的他是如何能应付那些千奇百怪的问题的。不解至今。



 



    在电台和他搭档的时间最长,也最默契。这种默契首先体现在工作中,然后延伸到生活里,继而又在工作中得到升华。当时的领导孙主任还号召大家向我们学习,“工作中互相帮助、生活中互相关心,就象自家兄妹一样。”他是那种极细心的人,工作上的事就不用提了。我那时常常只要带着一张“巧嘴”上节目就行了,准备功夫早已被他一一做好。那真是一段至今想来还让我留恋不已的幸福时光。在闲暇的时间里,用一辆破单车载我上下班、不厌其烦地陪我逛街、健完身后给我捎带一份爱吃的炸鲜奶、甚至带我去医院看病打针的那个人,也一定是他,而不是别人。这样好的一个人,这样好的一对异性朋友,却偏偏双双不来电。哈哈!真是妙极!对于我们的“亲密关系”,有些同事深表怀疑,传达室的老伯格外关心,商店里的营业员也常常误会,但我们就是只做一对“好兄妹”,让旁人干着急、干猜疑、干误会。每当朋友们在一起讨论“男女之间是否有纯洁的友谊”这类问题时,我总是理直气壮、斩钉截铁并充满自豪地说:“有”,然后把他搬出来作为例证。



 



     当然,好兄妹也有不和的时候,斗嘴更是家常便饭。本来都是靠嘴巴吃饭的,好逞口舌之利,认真起来,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但我们俩的口才居然就这样越吵越好了,做节目也越来越默契了,因为谁都知道对方下一句要讲的是什么。我们的节目曾被人赞过“如行云流水般”,也就是说,两人在节目中绝不会抢话,也绝不会冷场,两人之间的承接自然、圆融、不留痕迹。所以至今仍然觉得,黄金搭档光做节目是做不出来的,生活中也应该是好朋友,至少得互相欣赏才行。大多时候吵过就没事了,但有一次不知是为了什么,我竟真的生起气来。有同事跑到机房外来看,说:“小蓓做节目时和柏林有说有笑,话筒一拉下,脸色就变了。”我们吵架的事就此不胫而走,现在想来还觉得好笑。



 



     还有一次,我们正在路上激烈地争论着,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动人的歌声:“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回头一看,是几个男生在调侃地边笑边唱。看情形,准把我们当成一对爱吵架的小情侣了!咳,真不知道是我们糊涂还是他们糊涂!据柏林回忆,我们历时最长的一次“辩论”始于五一西路,途经袁家岭、窑岭、长岭……一直到东塘,真可谓锲而不舍、无休无止。我常想:能和我长途“辩论”的对手,恐怕也只有这位能说会道的侃爷,别人才没有这个劲头,也没有这个兴趣。



 



     因为爱侃,柏林又称“柏大嘴”。可这位大嘴有次却偏偏一反常态,三缄其口。那正是啤酒鸭风行的时节,他的一位好友盛情邀请他一起去尝鲜,我也陪同前往。刚开始还闲聊了几句,待到香喷喷的啤酒鸭一端上来,这位柏大嘴的注意力就全部转移到了那只鸭子身上,大嚼其肉,大喝其汤,兀自一旁大快朵颐,哪里还记得我们这两个大活人的存在。他那位好友和我也只是半生不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不咸不淡的话,最后,朋友终于忍不住了,说道:“柏林,你能不能歇会儿,也和我们说上两句?”直到这时,柏林兄弟才老大不情愿地抬起头,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啊,我在跟你们说话啊。”天知道一直在和他说话的,可是那只鸭子!看来,大嘴之谓也不光指会侃,还指爱吃。



 



    “见食忘友”倒也罢了,谁知没过多久,我这位好朋友又变得“重色轻友”起来。他在一天之内有了女朋友,速度快得令我“猝不及防”。而且自从他有了女朋友之后,那种好日子便一去不复返了(当然,我们后来没做同一档节目也有部分原因)。那时,他女朋友年纪还小,我们常笑他“拐骗幼女”。可这一“拐骗”就是八年。现在的少男少女,能在一起恋爱八年的又有几对?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他们这一段“奇缘”,而我却笃信,他们会长久下去。因为我了解柏林,他绝对是一个忠实、可靠、负责任的男人。而他的女朋友,虽然接触不多,却也感觉得到绝非水性杨花之辈。这份当初的笃信和今天的事实越发证明了我们之间的了解和默契。



 



    ……(此处删掉300字,因描写了他的感情生活,未经本人许可,恕不擅自公开:)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 太空小飞鼠
    事实证明,我上次去他家 ,搜罗了他当年的照片<br />

    确实是很帅滴,至于现在就~~~~~~算大<br />

      哈哈  该个月工资不得扣噶
    2007-03-23 8 4
  • 半桶水
    给非闻留下了个抄作的空间, 以下删除2000字
    2007-03-23 8 4
共39条评论

 



  哈哈,大家顶得好开心啊!
  TX们对八卦的兴趣大大的浓啊!
  爱卡是爱人的卡,爱卡人是具备娱乐精神的人,赞一个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21">



  大家一起策吧,策得修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大家一起策吧,策得修罗乖乖缴械、主动招供!



  大家一起策吧,策得修罗请我们FB,然后趁他喝醉,就绯闻满天飞了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8">



  修罗,不能怪我,这实在是顺应民意啊!



  我也没办法,如果你不说,大家又让我说,哪你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



  所以……你还是招了吧!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30">



 

8 4


 



 



   偶来回答:



   此柏林系彼柏林。



   你印象中的“洪声”应为洪驰。



   对孙台的记忆是正确的!



   不知你说的是王文胜还是王伟隆,因为两者都确有其人。不过从你描述的年代来分析,应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谁们被谁们灌趴了,有待柏大嘴掀起尘封的回忆……我不在场,没有发言权。



   而相逢不相识,是因为鬓毛衰还是因为他的啤酒肚咧?         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8">                                  



  



  



 

8 4



 



   我记性好,修罗比我还好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21">



   不过我当时没去,去了肯定记得。



   关于他和LD的事情以及他和其他美眉的花边,交代得不够彻底,都是些已知的、公开的、不成其为秘密的,有避重就轻之嫌。



   我们要继续挖掘,挖掘出大家不知道的,才够劲爆网页链接; border=0 smilieid="30">



  

8 4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