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重庆“第一钉子户”的最新进展情况

  • U 1661 ·
  • 8 10
“最牛钉子户”上屋顶拒拆





  户主原系散打冠军,昨天放弃挑战世界散打冠军,借助双截棍登上楼顶


  


  3月21日,法院裁定“最牛钉子户”必须自行搬迁的最后期限的前一天,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出现在了那栋房屋的楼顶。前散打冠军、房子户主杨武爬上孤岛般的自家二层楼房,先是舞动国旗,然后把一面写有“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横幅挂在屋顶,向外界展示“保卫自己的财产”的决心。


  


  最后期限是23日零时





  根据3天前九龙坡区法院的裁定,杨武必须在22日以前自行搬迁,否则法院将予强拆。包括他和他的妻子吴苹在内,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期限是直到22日零点为止,于是众多记者蜂拥而至,来到这栋著名的楼房下面,等待是否会有故事发生。但这个拆迁项目的开发商说,他理解的期限应是22日24时以前,也就是说,法院的强拆行为最早只能从23日零点开始。





  昨天下午3点半,吴苹乘车来到工地,却被紧闭的铁门挡在外面,当她发现原来还能勉强攀爬进入屋内的斜坡竟然被机器挖去,似乎有意阻隔她和家人进入,她非常生气,先后给法院和开发商打电话交涉,未果。





  4时,杨武突然出现在楼顶平台最高处的木架上挥动国旗,引起围观者惊哗。本报记者独自爬上十几米高的陡坡,从楼房背面的一个墙洞里钻进屋内。杨武说,他是用随身携带的双截棍在陡坡上铲了几块踏足处才上来的。这时,他把国旗用绳子绑在竹竿上,再次爬上木架挥舞国旗。


  


  “用生命捍卫合法财产”





  杨武和吴苹都说,自从2004年9月项目区动迁以来,他们已经两年半没有回到这里。平台上皆是碎瓦、断木,除了几张圆桌面、破桌、一张藤椅、一只皮鞋,整栋房屋里几乎没有东西。杨武说,东西都被偷了,墙也被开发商打破了。





  已经51岁的杨武越说越激动,他脱掉外衣,露出结实的肌肉。22年前,他靠拳头获得了首届渝州武术散打搏击赛重量级冠军,现在,他仍然不想在自己的祖屋里服输。





  他钻出那个墙洞,对着下面的保安厉声喊道:“你敢上来,我就把你们打下去!”





  大约5时,杨武把一面写有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横幅挂在面向杨家坪轻轨站的屋顶上,立即引起对面人流的驻足观望和热烈议论。





  他似乎要留在这里生活。先后有人从楼房下面搬来食物、桶装水、折叠床,甚至还有液化气罐,一一用绳子传送上去。





  还是穿着法庭上穿过的那件红衣,吴苹说:“我们绝对不搬,我们要用生命捍卫我们的合法财产,与房子共存亡!”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共10条评论


  为了房子放弃比武
  
  杨武说本来这天晚上他是要去挑战俄罗斯“散手王”穆斯里穆的,但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不得不放弃了为重庆人、为中国人争光的绝好机会。

  原来,第二届国际武术搏击争霸赛正在重庆举行,去年的冠军是俄罗斯“散手王”穆斯里穆,曾击败多位中国高手。3月14日,杨武提出要挑战穆斯里穆。第二天,重庆媒体报道了这位51岁的首届渝州武术散打搏击赛冠军挑战首届武术搏击争霸赛冠军的消息,但没有人知道他就是“最牛钉子户”的户主。

  赛事组委会同意了杨武的挑战申请,安排两人在21日晚上进行非正式的比武。

  19日,法院裁定,要求“最牛钉子户”22日前搬迁。

  昨天,两个事件的共同主人公杨武最后选择了捍卫自己的房子,捍卫自己的尊严。


网页链接; onload="if(this.width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nCTRL+鼠标滚轮放大或缩小';}" border=0> 
8 4
保安欲阻止食物运送上去,被杨武喝骂走开!


 


网页链接; onload="if(this.width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nCTRL+鼠标滚轮放大或缩小';}" border=0> 
8 4

一面五星红旗插在了“最牛钉子户”的屋顶。截至22日零时,杨武和国旗都还在上面。



 



网页链接; onload="if(this.width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nCTRL+鼠标滚轮放大或缩小';}" border=0> 

8 4
真要实行《物权法》,就该让物主与开发商直接交涉!!!


政府参与拆迁,虽有收入,却远不能弥补声誉上的损失。
8 4
[转贴]南都:最牛钉子户是我们的好榜样








谁是谁非之长平专栏


  


  在一个建筑工地的大坑里,一栋两层楼的房屋孤零零地站立着。这是重庆市内的一个场景,因被人拍了照片发布到网上而广为人知,被网民称为“史上最牛钉子户”。前天,当地法院举行了听证会,裁决这栋房屋将于三天后被强制拆迁。





  大批媒体前往重庆采访。这个新闻的背景是,起草数年、几经争议的《物权法》刚刚在全国人代会上通过,记者们显然为这个新鲜的法律找到了一个生动的案例。这个案例真的能够担当起这个重任吗?





  几天前就有媒体评论说,最牛钉子户也一定牛不过开发商。这一强制拆迁的裁决,似乎印证了这个判断。也有人说,胳膊怎能拧得过大腿?一个人去跟政府(房管局)和开发商较劲,肯定是白费功夫,甚至输得更惨。这里我必须要说,强制拆迁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不公正的。在还不清楚具体的结果之前,我只能说,希望户主吴女士通过艰苦的努力,最大化地维护自己的正当得利。当然,很有可能,她最后所得到的跟开发商最初开给她的条件一样。这样的结果难免会让一些仍在抗争的拆迁户感到沮丧。但是我要说,即便如此,吴女士仍然是一个好榜样,她维护自家私产的努力,正是《物权法》精神的体现。





  在大多开发商和政府官员那里,“钉子户”就是“刁民”的代名词。自古以来,“刁民”都被官方用来指称那些争取个体权利的人,多年前的消费打假英雄王海就被戴上这顶“桂冠”。在普通百姓做惯了“顺民”的中国,尤其在个体居民一直处于极端弱势的城市拆迁活动中,每一个“刁民”都是社会的宝贵财富。





  可能开发商和官员甚至普通民众都会认为,假如结果和当初一样,吴女士的抗争岂不是多此一举,白白浪费自己和国家的人力物力?他们不明白,从现代法治精神来说,任何追求公正的过程都是值得赞扬的,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一样珍贵。甚至在多年来的拆迁活动中,一向付诸阙如的程序正义,一向认为是政府说了算的观念,遭到挑战和追究,显得更加珍贵。





  即便是在吴女士如此执著的挑战中,重庆市九龙坡房管局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表示,“可以申请强制拆迁,以保障该建设工程的顺利推进”——这是一个极为偏袒的表述,法院的任何裁决,都不应该只是为了保证一方的利益,为什么不说也是为了保障拆迁居民的正当权利呢?





  该图片在网上出现后,很多网民的第一反应,是这家户主一定有“背景”,否则不可能这么牛。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被拆迁居民的普遍极端弱势地位——大家都认同,假如没有特殊的“背景”,谁敢这样跟开发商和政府对着干呢?





  吴女士真的是“史上最牛钉子户”吗?不,在这种国情下,中国不可能出现史上最牛钉子户。别的国家一个最普通的拆迁居民也可能比吴女士牛上千百倍,甚至在两三百年前就已经比她牛多了——这里有必要重温一下那个著名的物权法故事:专横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曾在波茨坦建立了一座行宫,发现不远处一个磨坊妨碍了观瞻。他找磨坊主多次协商未果,便令人强制拆迁。磨坊主将其告上法院,法院竟判国王侵犯私产,要求赔偿损失并照原貌重建了磨坊。到了威廉二世,磨坊主的儿子因为穷困,要将磨坊卖给王室,威廉二世并不借机抹去让父亲丢脸的史迹,而是赠其金钱,让他将磨坊永久保留,因为它象征着司法独立和审判公正。





  哈耶克说过,“哪里没有财产权,哪里就没有正义。”现在我们至少有了从10月1日开始实施的《物权法》,有了通往正义的道路。什么时候我们真的有了史上最牛的钉子户,我们就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实现正义的机制。





  (作者系《南都周刊》副主编)
8 4
苏州市民砍死2名拆迁人员砍伤1人








苏州市民砍死2名拆迁人员砍伤1人








  核心提示:苏州一拆迁户砍死2名拆迁人员砍伤1人,居民猜测大概是由于拆迁补偿不公的问题引起冲突。相关部门称目前此事还在调查之中,暂时还无可奉告。





江南时报3月23日报道 在网上被称为“史上最牛的钉子户”的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鹤兴路17号的房屋产权人杨武、吴苹夫妇,这两天又备受关注,原因是他们仍拒绝拆迁……因拆迁引发纠纷诉诸报端已是屡见不鲜,就在昨天,本报记者接到市民报料称,位于苏州白洋湾民主路发生一起命案,一拆迁户把三名拆迁动员工作人员砍了,致两死一伤。接到报料后,记者立即赶往事发现场进行采访。


嫌疑人当场被抓


昨天上午10时许,苏州房地产拆迁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金龙等三人,按事先约定来到马雪明家,在双方就房屋拆迁补偿问题协商时,蓄谋已久的马雪明用器件砸向张金龙等三人,致两人死亡,一人受伤。


据悉,此拆迁项目涉及拆迁的其他村民早已全部搬迁,马雪明也曾表示愿意拆迁,并答应双方就拆迁补偿再次协商。因此,尽管有关部门早在去年7月就依法履行了行政强制拆迁的相关手续,但没有立即实施强制拆迁。今年3月,有关部门仍多次上门耐心地做工作,希望妥善解决。可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协商却发生了如此惨剧。


昨天上午10时许,苏州警方在接警后快速出警,将西站社区百万圩居民马雪明等抓获。目前,此案正在审查之中。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荣,正在北京学习的市长阎立在闻讯后立即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迅速查清情况,依法处置,并做好善后工作。


动员拆迁起冲突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事发地,一路询问过去几乎所有居民都表示听说过此事。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位于民主路的事发现场。远远地记者就看见许多围观群众,路边也停了三辆警车。


记者在现场看到,已被警戒线围起来的是一整片工地,在工地的右后边矗立着前后紧挨在一起的两幢两层小楼,在它的右前方还有一幢平房,它们在整片空空的工地上显得相当突出。而距离这幢房子的不远处,记者看到许多施工人员正在施工。据围观群众介绍,上午的惨案就发生在那幢楼房里。由于整片工地已被警察拉起了警戒线,所以记者无法进入屋内进行查看。


据围观群众介绍,事情大概发生在上午9点多钟。当地拆迁部门以及街道工作人员两男一女三人,来到这户人家做最后的拆迁动员工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户人家不仅关起门来,还向三名工作人员先扑石灰粉,然后用刀一阵猛砍,三名工作人员中的一位被砍中受伤后夺门而逃,而其余两位则倒在了血泊中,一位是拆迁工作人员,男性。一位是街道工作人员,女性。


事发后,四辆警车赶赴现场,带走了这户人家的三名成员,随即救护车也呼啸而至。据周围群众介绍,被抬上救护车时,两名工作人员已是血肉模糊,很是惨烈,而那位逃出来的工作人员受伤也不轻。


此事仍在调查中


一位曾经也住在这片区域的居民告诉记者,这户人家姓马,一家三口,夫妻俩和一个儿子。儿子大概二十七八岁,没有固定职业,未婚。夫妻俩大概四五十岁,男的原来在苏钢厂工作,现在在家。女的很久没有工作了,一直在家。应该说,这户人家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儿子至今还没有女朋友,听说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三百多元。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觉得非常意外。当地居民介绍说,这户人家平时在村里很本分,有什么事情他们也很少声张。夫妻俩平时也非常老实,和隔壁邻居相处得也非常友好。对于怎么突然会采取这种过激行为,他们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一位居民猜测说:“大概是由于拆迁补偿不公的问题。”这位居民说,他原来也住在这地方,在2005年的时候他拆迁搬走了,“这户人家之所以不搬走,听说是因为补偿不公,同样的房子,人家能补偿100万元,而他只能补偿40万元。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户人家迟迟不肯搬。”居民介绍说,这块区域最早从2004年4月1日就开始拆迁了,到后天也就是3月24日,是拆迁的最后一天。“今天早上,街道里的一位副主任和拆迁部门的一位主任,还有一名拆迁工作人员一起上门做最后的拆迁动员工作,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为了证实死者的身份,了解具体情况,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附近的白洋湾街道办事处,据了解,此事已经引起了当地以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街道多位工作人员对于记者的提问都纷纷表示,“目前此事还在调查之中,暂时还无可奉告。”


两死一伤酿悲剧


据介绍,被砍的三名工作人员被送往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救治,于是记者立即赶往医院进行采访。


记者在急诊大厅内的病员登记簿上看到,11点左右,有陶姓、张姓男子和钱姓女子被送来救治,在单位栏中注明了“拆迁”字样。


在急诊室外三三两两地聚了好几堆人,他们正谈论着此事,口气都比较激动,一个自称是当地居民的青年说,“太惨了,真是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个参与急救的护工介绍说:“病人刚送来的时候,场面真是吓人,女的手指几乎都被砍掉了,一张脸鲜血模糊,颈部血脉被砍断,还在汩汩地往外喷血。看样子,至少受了四、五十刀。”


在急诊室的过道里,几个医生急匆匆地进进出出,一位医生向记者介绍说:“送来的时候,看到受害者的样子真是惨不忍睹,两个受害人拉来的时候就不行了,受害人眼睛里可能进了东西,眼睛睁不开。”


据在场的市民介绍说,由于几天后就是政府强制拆迁的截止日,上午9、10点钟时,相关单位派人做“钉子户”的说服工作,其中包括两位拆迁工作人员和一位街道办的女同志,据说是个居委会的副主任。三人进屋不久就和房主发生了争执,而且眼里可能被泼了石灰,接着就遭到了屋里人员的乱刀攻击,由于事发突然且房门被堵死,屋外人员也无法及时了解情况,后来,一陶姓男子侥幸夺门而出向外求救。


据悉,120急救中心大概在10点24分收到求救电话,并立即赶往现场,将三人送到医院急救。其中一五十几岁的姓张男子和姓钱女子伤重不治死亡。
8 4
中国就是缺这样的“钉子户”!
8 4
  《新京报》认为“最牛拆迁户”的出现以及《物权法》的即将实施提醒我们,解决什么是“公共利益”迫在眉睫,解决了这个问题,宪法和法律对私人财产的保护才不会落空。


  那么,如何界定公共利益呢?这大约要从两方面解析,一是促进决策民主,即在城市拆迁决策中实现公众参与,使得各方面声音充分表达,让公共利益接受舆论的检验。二是司法的审慎,像重庆地方法院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决定了对公民不动产进行强拆,即使是确有必要,至少应该向当事人和公众解释其判决的充分理由,人们不希望仅仅是因为“影响了城市形象”。





  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防线,认真对待权利,耐心细致地向公民充分说明每个判决的理由,这样的“最后防线”才能得到公民的信任和依赖。
8 4
8 4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