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骗子再度出山 电话诱骗港姐

  • U 499 ·
  • 8 1
在各证人中,A小姐身份较为人熟知,据她供词自述,她曾任教幼稚园、参加丽的电视艺员训练班而成为艺员、曾开设时装店。1988年8月她突然收到一名自称为叶先生的神秘男子电话,声称可为她介绍性交易,她声称过往从未以性赚取酬劳,但当时有感时装生意一般,星运平平,当晚便在启德机场附近的酒店,与一名自称为钱先生的男子接洽,并於旺角一间廉价酒店发生关系。钱先生事后说会给她10万元,记下她的银行户口,但她回家时发现银包内有800元不翼而飞,又想到钱先生选择平价酒店,怀疑自己受骗。数日后,叶先生致电给她,说她当晚上床情况已被拍照,勒索15000元,A小姐只好付上金钱,往后亦多借钱给叶先生。B小姐














      A小姐作供后,紧接由B小姐作供。她1980年参加一个选美比赛而进身娱乐圈,1990年7月在家中接获一名自称叶先生的男子电话,对方说会介绍一名老板的儿子给她,可得5万元肉金。B小姐指自己曾感到害怕,但对方说在娱乐圈中,如没有私家车及物业,会被人看低。B小姐接受交易,与一名自称姓韩的富家子弟,前往一间时钟酒店进行性行为。期间,韩先生曾开出空头支票,诈称可提供10万元现金、房车、200万元单位、附属金卡,B小姐洗澡亦被拍下裸照,并向她骂以粗言秽语。C小姐











      第三名作证的C小姐,作供时指1990年8月,参加电视台选美比赛彩排时,一名自称Philip Yeung的陌生男子致电给她,自称是嘉禾电影制作公司的职员,问她是否渴望拍戏,并介绍一名很富有的韩姓商人与她认识。来电者说,每次可得酬劳5万元。当C小姐将信将疑时,Philip Yeung诈称自己是中间人,还多次要求C小姐给他佣金,并教她用韩先生的金卡购买物件后套现,令交易更加迫真。C小姐最终应约。离开酒店后,Philip Yueng告诉她,她已被拍下裸照,要付五万元赎金,她同时发现遗失了信用卡,遭人提款5000元。C小姐即时报警,宣称被人勒索、恐吓及偷窃。但她不能肯定,杨氏与韩氏到底是否同一人,亦未能即时提供他们的详细资料。D小姐和E小姐








      在多日审讯后,到D小姐作供时。她承认是选美出身,但声称案发前仍是处女。1990年8月12日,她在家中接到一名叫Patrick Leung的男子电话,对方自称是嘉禾电影制作公司编导。Patrick向有老板在杂志上看上她,愿意出80万元高薪请她拍电影,亦希望她去应酬一番。D小姐因害怕,决定找E小姐一同赴会,两人进入酒店后,曾查看房内有否偷录装置。辩方律师艾勤贤质疑:「你们在酒店因钱银问题而发生争论时,E小姐曾致电,佯称叫对方『班齐人马』在酒店大堂等候?」D小姐答:「我没有听到,如果真是『班齐人马』,我们两个无知少女又怎会到警署尝试报警?」


X小姐











      最后,又一名被称为X小姐的女证人作供。她指,1986年11月接获一名叫Patrick的男子电话,被介绍与一名叫Ronald的男子发生关系,事后可获5万元,她亦被拍下裸照。她后来知道自己受骗,但因为当时感到太寂寞,於是与Ronald同居。她指Ronald常虐待她,1个多月后,她发现Ronald身份证上的中文名称,叫钱志明。据她供词称,钱志明利用传呼机找别人时,经常用上Patrick、Sam Yip及Chris等名字。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