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好警察打死好警察??--北京警察...身亡案真相调查-ZT

  • U 749 ·
  • 8 29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5月14日13:42 扬子晚报





  “一个太原警察把一个北京警察打死了,而且是纠集了9名社会闲散人员作打手,其中有6名刑满释放人员。”和很多人一样,这就是5月9日以来,媒体“轰炸式报道”给在太原开出租车的张师傅留下的印象。“警察打死警察”案成为全国性的新闻事件。山西太原警察刘立民恶名远扬。“这件事已经在太原传得沸沸扬扬,影响很坏。两个警察谁都不在乎谁,都是吃公安饭的嘛!我们一点也不奇怪。”张师傅说。























  然而,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和专家的学术介入,《瞭望东方周刊》发现事件还远未完整。被描黑的“脸谱化”的警察形象也逐步变得清晰。





  “霸道”与“黑桑”起冲突





  “被打死的那个北京警察开的是一辆墨绿色的丰田霸道。”一位山西省冶金厅招待所员工仍然记忆犹新。失去主人的丰田霸道一直静静停留在事发地。直到5月9日下午,李忠义的亲友从冶金厅招待所停车场开走京HJ1331的丰田霸道越野车,总共存车6天。





  经查,受害民警名叫李忠义,今年47岁,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巡查大队民警。“五一”黄金周期间,李忠义和其妻子、亲友一起在山西五台山旅游。5月3日下午,李忠义一行人返京前,准备买一些山西老陈醋,购买地点在太原市桃园北路天客隆超市。傍晚6时许,李忠义等人从天客隆超市出来,驾车行驶到桃园北路和水西关街十字路口附近一左转弯路口等红灯时停住。此时,跟在李忠义车后的车牌为沪D27610的黑色桑塔纳(参数|询价)轿车,一直鸣笛不止,催促李忠义赶紧开车。双方就在此时发生一次冲突。据太原当地公安内部人士透露,当时李下车后并非像有媒体报道说的去解释,而是冲着司机很生气地说了几句话,大意为:你看不见前边有红灯,光摁喇叭你就能飞过去?对方司机也气势汹汹,李忠义遂与桑塔纳轿车上的人发生了争吵。随后,李忠义驾车离去。然而,李忠义没想到,就这么几句争执,却引来杀身之祸。





  黑色桑塔纳轿车司机正是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刑警一中队刑警刘立民。刘立民所在的尖草坪分局的督察大队队长李凤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刘看到李忠义驾驶的轿车是北京车牌,觉得一个外地人竟然敢诈唬自己,便决定“教训教训”李忠义。于是,“刘立民一面跟踪李忠义的车,一面打电话召集了数名社会上的人,告诉他们要教训的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





  李凤林分析说,两人京沪两地的车牌可能导致误解升级。“李忠义也可能一看是上海的车,可能也不了解情况。”





  警察找警察来寻仇





  当晚8时50分许,李忠义等人驾车返回住地唐都大酒店,其他人下车后,李忠义开车到唐都大酒店对面的省冶金厅招待所停车场停车。一位当时在停车场的员工回忆,9点左右,他看着丰田霸道越野车返回停车场停好车后,就往外走。转眼工夫,停车场里一辆车上的一个女人突然喊了一声:“有人在后面打架哩!”





  “我回头一看,在通往招待所大门的过道偏里侧有一堆人正围着一个人乱打。因是晚上看不清楚,场面很乱,大概八九个人的样子。”这位员工马上往门口走,快走到出事的地方时,那一伙人收手后迅速逃跑。“打人的人全跑了,一个身高1.7米以上的男子已头向东脚向西地躺在那儿。受伤者穿着T恤,头上脸上都是血,已经昏迷不醒,地上流了一大摊血。我快到打架的地方时看见,一个中年男子一边打手机报警一边从门外往打架的地点走,并早于我到了被打的男人跟前。后来知道他和被打者是一块的。”





  “太快了!整个打人的过程就不到1分钟时间。”门卫心有余悸地说,“当时没看到行凶者是否自带凶器,但可以肯定他们当中有人用了案发地点旁边的扫帚、铁簸箕。那伙人出手特狠,要不就不可能不到1分钟把一个块头挺大的中年男人放倒在地上。”稍后,120急救车和110民警先后赶到了现场。“当时,受伤者伤得很重,情况紧急,需要迅速送往医院抢救,而来的3名120救护人员抬不动受伤者,是我帮忙把受伤者抬上120急救车的。”门卫说。





  李忠义被送到医院时已经脑死亡。5月4日凌晨5时,虽经医院全力抢救,李忠义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没人有条件去制止”





  停车场员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唐都大酒店没有停车场,在那儿住的客人一直将车停在山西省冶金厅招待所停车场。5月11日上午,唐都大酒店一位郭姓保安也证实,唐都大酒店停车场车位少,所以有的客人的车就在其他停车场停放,但酒店报销客人的停车费。





  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酒店保安和围观群众面对一群人暴打一个人无动于衷,这位保安人员很气愤地说,“这是无稽之谈。一是,案发地点不在唐都大酒店,值班保安不可能看到;二是酒店规定只看后院的停车场,当班保安不可能到冶金厅招待所去;再者,打人过程很短,前后不到1分钟,当时只有打人者和被打者在现场,就连招待所停车场看车的也没看到打人过程,所以说,是没有人有条件去制止,而不是看见了不去制止。”这位保安透露,案发后,从唐都大酒店的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作案者到酒店内找李忠义的记录。“这伙人走路吊儿郎当,一看就是小混混。他们在8时57分左右进入酒店,找遍了酒店A、B、C三个区,没见李就下了楼出去。”公安局和公安部都表态据了解,案件发生后,太原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并通知所有休假的民警立即返岗,查找车牌号为沪D27610的黑色桑塔纳车。“专案组是由公安局局长亲自挂帅。”李凤林强调。





  案件发生后,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有关领导立刻赶赴太原探望家属,直至6日案件彻底告破才返回北京。





  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警官杨亚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朝阳分局的汇总还没有到。我们也只是从媒体了解此事。事情发生在太原,并由太原警方侦破案件。我们确实不好表态,表态也是单方面的声音。”“这只是个人行为,”杨亚玲说,“不值得媒体如此关注此事。”此外,还有多家媒体报道公安部高度重视此事,还有消息说公安部已派督察局工作人员赴太原调查。公安部新闻中心处长郭蓓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澄清,“公安部并没有对此事发文,也没有表示关注,不知道这些媒体是从哪里来的消息。”“仅仅是个个案,正好碰到这么没素质的人,正好这个人是警察,正好受害者也是警察,两个都是警察,大家才会这么关注。”郭认为,个案并不能代表警察的整体形象。“自首”与“抓获”相矛盾5月6日,9名犯罪嫌疑人全被抓获。驾驶黑色桑塔纳轿车与李发生口角并召集“打手”的男子刘立民,确为太原市尖草坪公安分局的刑警。其他9人中有6人为刑满释放人员。





  太原市尖草坪公安分局宣传科黄科长对记者说,“案发后刘立民曾在很短时间内向中队领导汇报说自己闯了祸,并很快去自首。当他听说李忠义已经死亡的消息后,他马上哭了。”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一种说法:不少人认为对于刘立民是否投案自首尚有疑点,“假如刘立民很快自首的话,还用太原警方三昼夜的艰苦侦查吗?”一位当地记者说。而此前,相关媒体的报道一直用“抓获”一词。





  太原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史水鸿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刘立民归案的定性确属“自首”。“那家媒体胡说八道,根本没有采访我们。”史指责报道刘立民系被“抓获”的当地一家媒体。





  12日,刘立民所在的尖草坪分局的督察大队队长李凤林也表示,“刘立民是自首。”李还同时透露,“刘立民是5日才知道李忠义已经死亡的,知道全市警力在追查他那辆上海牌照的车,在当日晚上投案自首。”“刘立民自首之前,公安内部已经知道他要来自首了。”史水鸿肯定地说。





  “好警察”和黑社会啥关系





  “这孩子出这事,真可惜!”李凤林说,刘立民是1970年出生,35岁正是向上走的当口,现有一个两岁的女儿。“4月30日放假前,我还特意给他打电话,嘱咐他马上要过节了,别喝酒,别出事。谁想到……”李凤林回忆说,他是8日上班后才听说刘立民出事的。由于同是退伍军人转业,他特别留意过刘立民,他对刘出这样的事很吃惊,“因为刘立民工作干得不错,是个很利索、业务素质相当好的年轻人。他也是好警察。”同样,尖草坪公安分局宣传科黄姓科长对刘立民的评价是,“工作认真,性格不错,与同事处得也好。”李凤林分析说,当时一是双方没亮明身份,二是两个人都较冲才酿此惨剧。“刘立民可能也是找人吓唬吓唬李忠义。打人的时候,刘立民并不在场。”





  针对刘立民身染黑社会、让刑满释放人员充当打手的说法,史水鸿予以否认,他表示,刘立民只是给安胜利、张吉2人打电话,让他们帮他“出气”。“其他人只是这两个人纠集的。刘立民只是跟这两个人认识。”而对于有人质疑刘立民何以有能力买私家车,史水鸿说,“那辆普桑是他花4万块钱买来的,他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买不起一辆普桑吗?”





  同样,遇害的北京警察也被描述为一个好警察。有报道引述被害人妻子王女士的话说,李某平日为人友善,连年被评为优秀***员,且曾在公安系统立过二等功和三等功。





  然而,太原警方的调查不但推翻了先前“李忠义下车解释”的报道,而且还对李的职业操守提出质疑,“据市局的通报,李忠义原来是北京朝阳分局呼家楼派出所的副所长,曾因刑讯逼供被撤职。”一位太原公安系统的内部人士透露。“刘立民平时表现一直不错,但一时冲动,是激情犯罪。”史水鸿说,是个人修养不够和一时的激情犯罪导致了好警察打死另一个好警察的悲剧。究竟是好警察打死好警察还是坏警察打死坏警察,显得扑朔迷离。张悦 金林(《瞭望东方周刊》供稿)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