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第一个陪我在海边过夜的女人

  • U 3669 ·
  • 8 36







入秋了,一天比一天地冷,我独自一人坐在堤坝上,打算在这海边住上最后一夜。
  我天性爱海,喜欢看海的深远,喜欢听海的澎湃。因此,每年夏天,我都会在这海边架上一张小铁床,在这方峡小的天地里享受只属于我个人的天伦之乐。偶儿也会有几个朋友过来陪我,但他们都有他们的事业,他们的家庭。像我这样可以长时间逍遥快活的,恐怕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
  不知怎的,这一夜,海上起了大风,翻腾扑起的海浪冲上了我心爱的床铺,卷走了唯一可以让我保暖的一条毯子。我从冰冷中醒来,冻得要命,只觉得身体在随着海浪上下不停得翻滚,我吓坏了!出于对于生存的本能,我拼了命得往岸上游。还好,我通水性。我艰难地爬上了堤坝,大风卷起了堤坝上干枯的树叶连同细沙一同不停地拍击着我的身体,随着一阵阵的刺心疼痛,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饥寒交迫。我在堤坝上来回得跑动,想要以此来获得些许的热量,也好使自己不至于被冻死。
  天上的月亮已经看不见了,但透过浑浊的空气,月光还是能顽强地射进来。我借助着月光,想要找一处可以使我避避风的。我顺着风向寻找,这样我可以睁开我的眼睛,在朦胧的月光下,我清晰地看见了一个人影,在大风的逼迫下,它寸步难移。
  “你是谁?”我向它问道。
  “你又是谁?”她反问我,清新明亮的嗓子里透露着几分沙哑,但却分明是个女的,而且年纪不大。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人吗?”她似乎犹豫了片刻,但说话的语气里却不含有一丝的对于如此情况下的惧怕。
  “是啊!你呢?”我感觉到了这人的奇怪,平生也第一次回答诸如此类的问题!
  “我也是啊!”她慢慢地走了过来。
  ……
  我们面对面靠着,没有固定风向的大风不时地吹乱了她的长发,她用手将脸前的发丝撩开。在月光下,我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眼睛,在朦胧月光的照射下,她的已经显得格外迷人。这,使我一时间忘却了寒冷,忘却了被细沙吹打在脸上的疼痛。
  “你……怎么会在这儿?”她笑了笑,问我。
  “我……每年的夏天都会在这海边住”
  “住在海边?”
  “是啊……”
  ……
  她沉默了许久。
  我注视着她的眼睛,可以在她微妙眼神中,我看出了她内心的细微变化,这些变化难以言语,有些许的悲伤,有些许的绝望,有些许的愉悦,又有些许的忧郁。
  “我们……,这儿风太大了,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
  她的这句话把我的自然感觉拉了回来,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冰冷难奈。
  我讨厌这句话!这儿方圆五六里都没有人住,我过来时骑的“蓝田”又进了太多的水,因此,想要离开这儿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找到了一块大石,躲在这块大石的凹口里,尽量聚起一些干枯的芦苇和树叶,以此来使自己更暖和些。我们企图燃起这些,但无济于事,这儿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她也感受到了此处的寒冷,把身子倦作了一团。
  “你……怎么也会在这儿”我不停地抖动着身体,尽可能地为自己增加热量。
  “我……”她似乎有些紧张:“呃……,我是傍晚来这儿看风景,然后……就迷了路……所以……”
  “迷路了……真不巧……”
  ……
  她望着那被风吹地摇摆不定的芦苇群,突然轻轻地问了一句:   “你觉得这世界……黑暗吗?”
  她说话的声音伴着风鸣听起来有些凄凉,有些恐怖。
  “黑暗,我怎么不觉得?”我随口应了一声,并没有觉察到她问这句话有多少的奇怪。
  “但你不觉得这世界有太多的尔虞我诈,太多的……”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许的无奈。
  “世界嘛,就是这样,强求不来的,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存在有恶人,也许……是你运气不太好,每次都会碰到他们吧!”我看见她倦在一起的身体,在不时的大风的逼迫下,显得格外娇小,柔弱。这,使我感受到了我有保护她的责任,虽然我渐渐的感觉我有将进脱水的现象。
  ……
  她又沉默了。
  “也许你说的对,但我还是对生活没有信心,你看……”她用手指着外面:“这么恶劣的天气,它分明是想至我们于死地!”
  我慢慢的靠近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怜爱。
  “这又有什么……”我注视着她的眼睛:“地球是会转的,再猛烈的黑暗都会有它的尽头。”我有一种感觉,她一定是一个受过伤的女人。
  ……
  她并没有说话,依然是眺望着远方摇摆不定的芦苇群。渐渐地,我再也不能靠身子的运动来获得热量,因为,我已没有多少的能量,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一阵阵的晕沉。风似乎越吹越猛,我已感觉到了海浪正拍打着我们藏身的这块大石,但我无能为力,我全身麻木,身体基本上没有知觉。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女人哭泣的声音,努力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但却无济于事……
  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躺在“中心医院”的病房里,我模糊地睁开自己的眼睛,眼前都是些瓶瓶罐罐,身子上还打着吊滴。我感觉非常的虚弱,但还是想尽力坐起来。
  “哎……你别动”一个护士看见我,马上过来把我按在床上。
  “我怎么……会在这儿?”
  周围有些病友看见我醒来,都隔床看着我,也算是打了个招呼。
  “是一个小姐把你们送来的”那个护士告诉我,“你倒好,那个女的可就惨了。”
  “她……怎么了?”我感觉喉咙里很干,连说话都是一种折磨。
  “她还在抢救……”她为我注射了一针,不经意间的眼神碰撞她只是微微一笑,“她是……你谁啊?”
  “不认识。”我摇了摇头。
  “不认识,不会吧!”她一脸的疑惑,甚至有些愤怒。
  不过,她又立刻将这种表情转为一种欣慰,一种愉悦,她轻轻的告诉我:“你知道吗?昨天夜里还下了一场冰雹。”
  “冰雹?那她怎么样。”我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切。
  “她用身子压着你,把她自己的衣服全都盖在了你的身上,你知道吗?她被送过来时,连眼泪还没有干呢!”
  “那她现在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有一些哽咽,“正在抢救,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危险!”
  “不行,我要去看她!”
  “怎么可以……”她慌忙地想要拉住我,不过没用,她的力量是微弱的!
  我在病房的走廊里来回走动,努力想要找到她,不过很快便被一群男医生拉进了病房。我的情绪有一些噪动,对谁都想骂!
  “她在抢救室,即使你找到了她,他们也不会让你进去的!”还是那位护士。
  我抬头看了看她,她又是微微地一笑,她的微笑和我在海边碰上的那个女子一模一样!
  “你还是安心养伤吧,如果你们有缘的话,你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她抽泣着,走出了病房……
  此后的几天里,全都是这位护士为我打理一切,为我打针,打吊滴,有时候甚至会喂我吃饭。我渐渐发觉她和她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同样的长发,差不多的身高,均等的身高,最重要的是她们有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微笑。我时不时地会问起她的一些近况,然而,她总是默不作声,一个人望着窗外,像是在想些什么。有时候她夜里值班,我半夜里醒来的时候,也总会看见她这样,轻轻的,静静的。
  ……
  没过多久,我便批准出院了,临行时,她轻轻地告诉我:“她……死了。”
  不知怎的,我似乎并比感到惊讶,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是……什么时候。”
  “在她被送来之后的第六个小时。”
  ……
  我并没有做声,轻轻地拎起了行李。走出了病房的大门。又过了一个月。我在整理衣物的时候,在那天穿的那件衬衫口袋里,我发现了一封信。我可以清新的闻到海水的味道。这种味道使我的思绪又会到了那天的那个晚上。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想,我必须要用笔来告诉你一些事情。其实,我这次来海边,是想纵身跃下去的,这世界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然而,上天让我奇迹般的遇上了你,让我体会到了一些世间的真谛,使我又重新对生活充满了渴望,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大学时候的那个我,没有畏惧,有的只是理想,是对生活的一种迫切的心情,我……”
  不知怎的,她并没有将这封信写完,信纸的末尾全都是些不规则的墨迹,而且,这张纸似乎曾经被什么东西弄破过,黑色的墨水顺着缝隙流过,隐隐约约的,我看见了一个心。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