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德每年有2.5万人死于药物副作用检举网志分类:你服用的药物安全吗??

  • U 1150 ·
  • 8 0
据19日出版的德国《星期日世界报》报道,汉诺威医科大学临床药理学学院负责人于尔根·弗勒利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每年死于各种药物副作用的人数高达2.5万人,另外还有50万人因药物副作用必须要到医院接受治疗。



由于药物副作用所导致的死亡以及重病的事例很多,各方要求对此采取措施的呼声越来越高。弗勒利希认为,德国医生的资格评定存在很大问题,“许多医生根本不会开处方”,卫生部必须对有关医师开业的规定进行修改,将临床药理学规定为医师的必修课程。





德国药理学家彼得·舍恩赫费尔在接受采访时则要求建立一个对药物副作用进行研究的中心。他认为,德国每年要为治疗药物副作用所引起的疾病支出近40亿马克,而建立这样一个中心每年仅需花费1千万马克,可以节省大笔医药费。





德国社民党健康问题专家霍斯特·施米德鲍尔则要求卫生部尽快建立“药物副作用早期预警机制”,并呼吁建立药物副作用研究中心。





所谓西方医学不过就是,出了问题就推卸责任,比如“许多医生根本不会开处方”。这些药物不是经过临床非常安全有效的吗?
8 4
一个医师的自白





过去医师在解释病情其实真的犯了不管病人懂不懂的错误, 可是如果你仔细的跟病人解释之后, 他们才会知道真正要开的是什么, 也因为我们的那些前辈, 让我们现在在解释病情时倍加辛苦.



举例来说, 常常友人跟病人说是骨刺开刀, 但是我们真的是开骨刺吗? 其实不然, 但是常常许多的病人其实并不是很有耐心听医师的解释. 在我的门诊中, 常常有一些不知道医师帮他开了什么刀的病人来看诊, 问了之后, 很不耐烦的说是开脊椎, 至于是哪一节, 为什么开, 一概不知.



这样的病人实在不在少数, 所以如果要病人真的听懂, 其实它们有没有意愿知道反而是最重要的, 病人要听的事, 常常跟医师解释的东西没有任何关系, 有病人说我们这些医师都有问题, 有人说是椎间盘突出, 有人是说脊椎退化, 也有人说长骨刺, 所以每一个医师说的都不一样, 怎会三个医师却会有三个不同的诊断呢?



一定是有两个人以上的医师误诊......





但是多少的病人再去看另一个医师不是为了所谓的 2nd opinion, 而是因为自己怎可以长骨刺, 而骨刺开刀就会瘫痪, 从此长期卧床......









为什么台湾的病人会如此, 那是因为我们有一个月亮歌后, 每天说着他下肢瘫痪的故事, 这就是媒体的力量, 媒体总是同情那种看起来可怜的弱者, 对于看似高高在上的医师总是不假词色......



为什么?



其实是因为病人不想听医师解释...而是因为医师不敢跟病人解释......



我是一个young VS, 我把所有可能的危险性跟病人说, 病人还敢给我开吗? 如果我是老VS, 说的再多, 病人还是要给我开刀, 我需要跟病人解释那么多吗? 还有病人披头跟我说, 他不想听那么多的解释, 只想知道他爸爸开刀有没有危险性......



如果有危险, 他们不要开......



如果要病人听的懂才合法, 还真的要从教改开始, 从科学训练开始, 但是这又是台湾另一个长远的痛.......



说真的, 我宁可碰到那些非医疗业的「高级知识分子」, 因为至少当他拿出一个最新的药物要求我使用的时候, 我可以以讥讽的态度跟他说, 「博士, 那是动物实验, 你要试吗?」





注: 药物实验是以动物实验, 看后你要试吗?
8 4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