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女鬼...

  • U 921 ·
  • 8 15
1.

    沙沙沙的冻雨把停在一片很荒凉地方黑灯瞎火处的成都出租车黄师傅敲醒,打了个大哈哈后,揉了揉睡眼蒙蒙的眼,这凄风冷雨之夜看来没什么生意了,正打着火想结束一天辛劳的营运,车边飘来一穿着雪白衣服的MM。夜深人静中显得那么的怪异,心头咯噔了下,还在犹豫中,后视镜中那白影已飘入后座,“师傅到红照壁嘛!”“喀嚓”中后门已关好。于是黄师傅大脚油门飞奔目的地,一路无话,“幺妹抵拢罗”?又叫了一遍---“睡捉罗”?回头一看“日你瘟喔,遇见鬼罗”---后座赫然是个大大的雪白的布娃娃坐在那里,他吓个半死,抓起洋布娃娃往窗外丢出去...

   

    吓的成都出租车黄师傅回家後就病了,
第二天逢人就说“咯老子昨天遇见鬼了的时候”,出租公司领导说有人投诉他,说别人昨晚刚在车后拿着行李箱,想要放入后备箱。你娃就“轰”的一声拉着人家的布娃娃跑了!



2.



  夜已经很深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司机没有目的地开着,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在向他招手,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而且,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人不想想起的东西,那就是鬼!



  可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那人上了车,用凄惨而沙哑的声音说:“请到火葬场。”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她真是……他不能再往下想,也不敢再往下想了。他很后悔,但现在只有尽快地把她送到。



  那女人面目清秀,一脸惨白,一路无话,让人毛骨悚然。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距离她要去的地方很近的时候,他找了个借口,结结巴巴地说:“小姐,真不好意思,前面不好掉头,你自己走过去吧,已经很近了。”那女人点点头,问:“拿多少钱?”司机赶紧说:“算了,算了,你一个女人,这么晚来这里可也不容易,算了!”“那怎么好意思。”“就这样吧!”司机坚持着。



  那女人拗不过,“那,谢谢了!”说完,开了车门……



  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于是回过了头。



  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他看了看后座,没有,车的前边、左边、右边、后边都没有!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



  司机的好奇心起,他就想弄个明白,他下了车,来到了没有关上的车门旁,“那个女人难道就这么快地走掉了,还是她就是……”他要崩溃了,刚要离开这里,一只血淋淋的手冰凉的搭在了他的肩膀,摇摇欲坠的他回过头,那女人满脸是血地站在她的面前开口说话了。



  “师傅,请你下次停车的时候不要停在沟的旁边……”






3. 小王是个常年开夜班的出租车司机。那天午夜时分,他正开着空车在马路上找生意。一个漂亮的少妇将车拦住了。少妇说去杨村。杨村在城西,附近有个殡仪馆。少妇坐上后座,小王一踩油门,向西驶去。开了一段路,小王无意中看了一眼后视镜。着一眼,令他大吃一惊——后面没人!

  

    小王当时就毛了,急忙刹住车,回头一看,少妇正端坐在那里看他呢。小王以为自己刚才看后视镜时角度不对,也没有多想,一踩油门,车又向前驶去。过了两分钟,小王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少妇又不见了。小王觉得奇怪,一脚将车刹住,回头看了看,少妇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他。



    小王觉得这真是件怪事!联想到少妇刚才要去的地方,小王害怕了,但他又不敢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车。

  

    开着开着,小王忍不住了,又看了看后视镜——那少妇又不见了!

  

    小王一脚将车刹住,猛的回头一看,只见少妇头发披散着,满脸是血,正瞪着大眼睛在看着他。

  

    这不是鬼吗?



    小王吓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地打开车门想要弃车逃跑,不料,少妇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拖着哭腔说:“有你这么开车的吗?我一系鞋带你就刹车,我一系鞋带你就刹车,你看看,把我的鼻子都撞出血来了。”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询底价
  • 请选择意向车系
询底价

相关推荐

热门信息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