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2019--被暴风雪追赶的日子! (完)

  • U 6万 ·
  • 8 265

            4天滇藏、川藏南线的自驾旅行    2月09日2月12日


提醒:
1、这是一篇记录2019年开年冬季西藏、云南、四川雪域高原的旅行纪录稿。本文所提到的行程是基于熟悉青藏高原公路路线和常年自驾旅行的基础上,不建议大家按点对照自己行程,仅供参考,在此声明。
2、视频由车载行车记录仪、IphoneSE、小米摄像头编辑而成,均采用车载固定。(OSMO电池插座接触不良,放弃使用)
  相机:尼康D810 镜头1424、70200。 徕卡相机,镜头2470
引言:
2019年2月,为躲避西藏东南部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覆盖范围,本来计划中的丙察左之行做出了重大调整。用时3天,我单车自驾从云南省德钦县出发,经西藏自治区盐井、芒康;四川省巴塘、理塘、雅江、新都桥、康定、雅安;回到成都。
这一路行来,风景依然美丽,只感叹时间不够,中国最适合自驾的进藏公路真心值得每个人前往!想起17年前自己需要最少15天才能跑完的这条滇、藏、川三省交界的进藏公路,不由的感叹,这15年我的人生去哪了?这三年里才拾起的摄影之路还究竟该不该继续下去?用此次旅行图片致过去的20年华!四川话叫:扭到废,不放手。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查看全部262条评论

感谢各路大哥大姐顶帖!谢谢白总加精!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 D清英

    只看车头就知大骏

    4月14日 8 4


D1:2019年2月9日,攀枝花7点09分正式离开家,于当晚的19点29分抵达德钦县城。
迪庆藏族自治州是我曾经工作过两年的地方,2002-2004年在这里我留下了太多的足迹,梅里雪山、三江并流、虎跳峡、金沙江大拐弯、普达措,我见证过她们最原始的风花雪月,从鲜为人知,到今非昔比,我已如隔世般不敢相认。


冬季纳帕海



白马雪山大雪





按照历史的记忆和高德导航的指引,我两跨金沙江分界,顺着G214国道,途经奔子栏,翻越大雪中的白马雪山,依然来到雾农顶,对着自己设计监督施工的梅里13塔大喊着:“我来了,我一个人来看你了”。
由于G214的改道,现在的雾农顶颇显冷清,迎宾台空无一人。冷咧的-6度环境里,黑夜夹杂着阵阵风雪,独自一人坐在风雨亭中,望着模样已改的梅里13塔无限唏嘘,感叹自己再一次没能看到梅里十三峰的悲情结局,但同时也感谢当年能见证白塔开光那刻最壮阔的梅里诗画。

2003年10月梅里十三塔开光当日的日出


这样的结果应该说来得并不意外,我从农历初二改到了初5才出发,出发前通过气象预报已知晓暴风雪天气,但还是带着一丝丝小侥幸,天气预报不是从来不准嘛,而且高原的天说变就变,我指不定就是那个天选之子。
坐着,看着,感慨着,过往的一切如昨日般浮现在眼前,在我迷茫的青春岁月遇见了豁达的梅里, 15年了啊!15年!但眼前的梅里十三峰却只有风雪勾画的暗影轮廓……
我这是一种病啊!一种相思之病,一种对梅里雪山的相思重症。这可是建立在2003年非典时期的陈年杂病啊!一个纤尘不染的20年华里,迷惘的青春时段遇见了豁达的梅里,那种记忆难以戒掉,欲罢不能。



全是2003年的老照片


本来此次旅途原打算以德钦县为进藏起点,通过2016年修建通车的德贡公路,过丙中洛、察瓦龙、左贡上G318再继续前往拉萨。这条路也算是梅里雪山的一条转山公路,也是自己一直没有走过的。可这雪下的这么大,越来越感觉这计划会失败,只有等明天再决定如何旅行吧。
--------------------------------------------
D2: 2019年2月10日,大雪,10点10分正式离开飞来寺,20点54分抵达巴塘县。
旅行的时钟不停走着,6点半,清脆的闹铃声响起,我眯着眼,透过窗,发现外面雪一直下,而且比昨晚更大了,明显日出与我无缘了;可这岁岁又年年的奔来看梅里,不早起又觉得对不住自己。想到这里,我还是决定去这几年探过的一个小平台看日出拍照。
7:19出酒店,雪已覆盖了车身,-10度温度下汽车正常启动,本来还担心电瓶电力的问题,这下可以放心了。(此电瓶已经使用4年半了,近期汽车电瓶电压一度只有11.6伏,后检查发现正极接线桩氧化生卤,用开水浇淋,并将接线桩用WD40进行喷涂。)
这场从西藏东南部飘来的大雪将整个川滇藏交界地带覆盖,路面结冰严重、风雪相交,在看梅里的小平台处,冻了近一个半小时,什么也没有看到。面对藏区越来越大的风雪,G214白马雪山、德贡公路孔雀山交通管制禁止通行(道路积雪达二十公分厚),加上中央气象台的暴风雪云图降雪预报估算,迫不得已只能撤离德钦,放弃原来的丙察左(适时的放弃是对生命的尊重),准备通过相对安全的G214、G318结束行程。




10:10酒店退房,开始G214冒险之旅。
当天旅程充满了前路未知的踌躇,蕴藏的风险如下:G214塌方路段是否通车、藏区风雪的迅猛、高海拔山区交通管制的可能、雪地行车的安全性等等。排列出以上风险后,我仍打算继续,这次是体验单人单车旅行的合适机会;不用担心耳边因道路危险传来惊吓唠叨、不用担心夜宿高山、不用担心无饭可吃,这也许是自己灵魂深处早就渴望的一次孤单而又疯狂的渴望远方吧!
随着这些年国家持续加大对西藏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G214滇藏线已经达到山重二级柏油路面标准,偶尔路面因泥石流冲击而碎化,步满路面的大小落石也必需要留意。在一次偶然停车照相的同时,路边道班的人告诉我,G214塌方路段昨天刚通车,但红拉山上积雪严重,交通管制中。




路过一个曾经记忆深刻的峡谷口,我停下车,抬头看向山腰。在这里,深夜曾因滇藏公路泥石流大塌方而被迫在此呆了一周多,后求山腰藏族阿哥收留的日子仍记忆犹新,当时的部份藏族同胞因生活条件所限,只能贫困在山里生活。17年后的感恩,路过时却已经找不到当初的藏族小房,只有破碎山腰的断壁废墙仍恒存在那,老白玛阿哥你可好?







通过2005年建成通车的云南入藏门户角笼坝大桥后,14:55经过盐井隧道,正式开始进入G214滇藏线海拔落差最大的红拉山路段。老奇骏的强制四驱模式和4条AT胎的保护,让我关掉ESP,就这么开始了20多公里的上行山路,明显不时感觉积雪严重、结冰湿滑。而前面同向的不少车辆因冰雪路面打滑侧翻路边上,行到到半山,一队丰田巡洋舰跟在铲雪车后面下行,好生羡慕。

16:05抵达4448米红拉山垭口,也许是太自信了,忘了冰雪路上山容易下山难,放弃了挂防滑链。一路下行,遇见抢道的、停路中间挂链条的,把我给弄得“爽歪歪”;轻点刹车、加小油门、挂陡坡缓降、左右连续打方向盘、拉手刹等各种雪地开车招数用尽,才险险避免了三次和对向车辆的相撞。下到山脚无雪路段,心生感概,下次再这样厚的雪必需要挂防滑链。


18:12匆忙路过西藏芒康县, G318芒康到竹巴笼施工路段春节期间不用领限速条,无人上班,一路狂奔,趁着无对向来车,在落日黄昏中加紧通过这70多公里烂路。在这条路上(回到成都我才知道中了个小奖,一根长约8公分的长钉扎进了我的右后轮胎内侧壁,一直隐藏着,当时外观目测无明显损伤),很庆幸当时只是轮胎胎压报警有漏气,充气到2.8,坚持到20:03通过川藏分界金沙江大桥抵达四川巴塘县境内。


-------------------------------------------
D3: 2019年2月11日,晴,10点12分正式离开巴塘县,21点23分抵达新都桥
10:12 加满油后离开巴塘县城,在上海子山的路上,发现右后轮胎压仍一直报警,只有1.8,目测仍无损伤,当时怀疑可能是外置胎压计安装不到位漏气,但为了安全,将胎压加复到2.8,同时拆掉外置胎压计。
海子山再一次印证了我此次被暴风雪追赶的魔咒,沿路依然有10多公分深的积雪。


     洁白的仙鹤,
 请把双翅借给我。
 不飞遥远的地方,
 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
  ——仓央嘉措
  冬季的理塘毛垭大草原在寂寞的白雪下被掩藏起来,曲折的理塘河仍然流淌着,沿河两岸分布的湿地和草场早已枯黄,黑色的牦牛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显眼,点缀着广袤无垠的雪地高原。G318国道笔直的通往着远处的冰川山脉下,仿佛是一条通往隐世天堂的路,神圣而纯净。








18:18卡子拉山垭口,继续被暴风雪追赶的魔咒,迎面而来的风雪,让人难忘那无法站立被风吹着行走的感觉,嘴里、衣领里全被雪花灌满。下山途中,遇上了此次旅行中的第一次堵车,幸运的是没有严重车祸。在我前方一个当地中型面包车冰面突然急刹,直接冲向对向车道,要不是护栏的阻挡,一场惨剧就在眼前上演。







由于半小时的堵车,再加上领教了卡子拉山垭口的暴风雪,担心暴风雪会影响明日康定折多山的通行,于是放弃了20:08雅江县城的住宿,连夜抵达新都桥,为第二天早早通过折多山做好准备。

-------------------------------------------
D4: 2019年2月12日,晴,9点23分出发,20点27分抵达成雅出口
出发前绕车一圈例行检查,发现右后轮胎压继续下降,漏到1.8,属于可控范围,再次加压到2.8。(春节期间,路边补胎维修停业。没有发现明显漏点时,安全起见,只能一路走来一路补气。)
出发前老板给我说,头两天折多山大雪,交通管制,今天天气不错,应该畅通。
10:45到达折多山分岔口,一路行来,路面干净,无积雪暗冰。我看了看时间,想起车上的SCC防滑链这4年半从来没有用过,稍做休整,准备去塔公、康定机场方向试试,让我老骏再走一次冰雪路。
车行不久,机场路上开始堆满积雪,道路和“大雪山山脉”一片素白,一些小动物的痕迹不时出现在雪地上。因这条路不是国道主干线,路面无人管理,积雪基本厚度在10-20公分左右。


绕着康定机场前行,后视镜里的贡嘎雪山在晴朗的天空下显得异常高大挺拔,大朵的白云在高空中慢慢飘动着,7556米的金字塔状大角峰与雪后异常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着,是山对流逝岁月的记录,“蜀山之王”名符其实。





一路雪地下坡,于13:20到达塔公草原附近,这里被群山给包围着,草原山野里的牦牛也不怕人,任由我扛着三角架穿行,渐渐的这些远山,慢慢的走近我的身边。往上仰望,山就是天,天也是山。











在这里,我孤身一人,情不自禁的大喊:“去他妈的梦想,我要的是诗与远方。”
也许是运气好,雅康高速在11日刚解除了大雪交通管制,经雅康、雅西高速,我于20:27抵达成雅高速出口,完美的躲过了成都周二限行。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爱卡的大哥大姐些,我3月上旬就自己删掉该帖,结果又被复活了,哎!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相关推荐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