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j

穿山越岭来看你 单车四人万里行 第三章【梦里禅达 印象腾冲】

  • U 3.4万 ·
  • 8 10

前情回顾:新都桥出发,经理塘至稻城亚丁,完成了惊喜不断的泸亚线穿越,结识了泸沽湖畔有趣的摩梭人阿史,在丽江休整,出发前往腾冲。
第二章地址:网页链接
第一章地址:网页链接

新的行程,丽江出发,经大理、保山,翻越高黎贡山至腾冲
依然从我装行李开始新的一天。指挥拍照的导演走了,飞机和有田仍以拍照为由不来帮忙
加油,擦玻璃,为啥干这种活的都是我呢?他们回答因为我是高富帅的高
路上体验了一把这车的ACC和车道保持,高速上车道弯曲一点它真的可以自己调整方向,手可以短暂的离开方向盘,但离开时间长了会报警,这应该可以称得上自动驾驶了吧
高速上路过大理洱海,这个海真的不是海。
洱海,古代文献中曾称为叶榆泽、昆弥川、西洱河、西二河等,位于大理郊区,是云南第二大淡水湖,虽然是一个湖泊,但云南深居内陆,白族人民为了表示对海的向往,所以称之为洱海。

320国道起点为上海,终点为云南瑞丽,全程3695公里。经过上海、浙江、江西、湖南、贵州和云南六个省份。滇西这段(从昆明到达中缅边境的畹町约900公里)其实就是往昔的滇缅公路,这条诞生于抗日烽火战争中的通道,是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据称1937年底,日军进占越南后,滇越铁道被迫中断,为了抢运在国外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公路,由于当时青壮年都被应征入伍不在家乡,临时只好征召公路沿线近卅个县的老弱妇孺近二十万人筑路,这支奇特的筑路大军,在万难下完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重任,当时西方记者把滇缅公路称为“中国第二个长城一样的奇迹”,她不仅贯穿中国最艰巨的高黎贡山区,也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怒江和澜沧江两条江流,这条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成了维系整个抗战的生命线,也是迎来最后胜利的功臣之一。

道路两旁种的全是芒果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挂在树上的芒果,额,请问为什么芒果要戴套?
据说今年云南大旱,怒江的水量不大
翻越高黎贡山,山上空气湿润,植被丰富,树木挺拔,与秦岭、泸亚线大山里的感觉完全不同,这里更加有活力。高黎贡山北高南低,南北长六百多公里,而东西最宽处仅有四十公里,最高海拔5128米,我们所经过的应该是南边偏低的位置。
上身班尼路帽衫,下身美特斯邦威牛仔裤,足登回力鞋,背后火车站箱包城买的高仿jeep包,当他靠在树桩上昂起头蜷起腿的时候,散发着无以言表的屌丝骚气,我忍不住端起相机按下快门,帅!我拍了下来。
下山时看到一座漂亮的桥,问了当地人,这是个高速桥,在底下上不去,我们离开时走了这个桥。
龙陵当年发生过很多次著名的战役,我们过两天会去,先去腾冲

腾冲是由保山市代管的县级市,距昆明606公里,距缅甸密支那200公里,距印度雷多602公里,是中国通向南亚、东南亚的重要门户和节点。
腾冲也是著名的侨乡、文献之邦和翡翠集散地,也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腾冲在西汉时称滇越,大理国中期设腾冲府。由于地理位置重要,历代都派重兵驻守,明代还建造了石头城,称之为“极边第一城”。
1942年春,日军入侵缅甸。中国应英军要求,派远征军入缅支援英军作战。此次入缅甸作战失败后,中国远征军一部进入印度,编为中国驻印军;另一部退守滇西。1943年10月,为执行盟军魁北克会议关于在缅甸对日军发动攻势和打通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的决定,驻印军在总指挥史迪威指挥下逐次集结于印缅边境的雷多地区,准备向缅北日军发动进攻;驻滇西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决定以腾冲为目标对日军发动进攻。
缅北滇西战役历时一年半,盟军以阵亡31445人、负伤35948人的代价,毙伤日军两万五千余人。打通了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滇缅公路,极大的配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场大反攻。
以中国远征军为题材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取景地正是腾冲,在剧里,这个地方叫做禅达。

我们的新朋友陈老师登场,出场的照片拍的这么随意,罚老杨一顿饭不能吃肉。
陈老师是泸沽湖史哥当年在丽江舞团的同事,腾冲本地人,后来回到腾冲做了一名历史老师,兼职导游,我们来时陈老师正好没课,全程陪我们。有个当地人陪着的好处太多了,哪里值得看,哪里饭好吃,哪条路车少…
离酒店不远就是中国人口地理分界线主题公园
我国的人口密度界线大致以黑龙江省的黑河——云南省的腾冲一线。该线由地理学家胡焕庸于20世纪三十年代提出,故又称胡焕庸线.以此线为界,东南半壁占国土面积的42.9,人口占94.4,西北半壁占国土面积57.1,而人口仅占5.6。黑河──腾冲线基本上和我国400毫米等降水量线重合,两边地理、气候迥异,所以它不仅是我国人口民族地理分界线,也是我国自然地理分界线。
腾冲国殇墓园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远征军收复滇西、策应密支那抗日作战取得胜利之后,为纪念攻克腾冲的阵亡将士而修建的烈士陵园。辛亥革命元老、爱国人士李根源先生取楚辞“国殇”之篇名,题为“国殇墓园”。
整座墓园的主体建筑以中轴对称,墓园里有忠烈祠、阵亡将士题名碑石、光复腾冲纪念碑、以及阵亡将士埋葬地的墓地。
李根源先生铜像
李根源被誉为云南第一人,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学校的创建人,时任国民政府委员兼云贵监察使,抗战期间,他四处奔走,坚决主张抗战,从1932年到1945年,李根源曾先后4次为英勇牺牲的抗日将士建造英雄冢,披麻送国殇。
李根源先生发表的《告滇西父老书》,极大鼓舞了抗战军民的决心。
墓园中的娃娃兵铜像
这张由盟军战地记者拍摄的娃娃兵就是铜像的人物原型,照片拍摄时这个小战士13岁,但他11岁就已经入伍。这张照片现存于美国档案馆。
当年的娃娃兵如今还健在,他叫陈有礼,现在跟着子女生活在贵阳。据他回忆,自己十岁的时候便失去了父母,他是靠着给村里人做杂活活下来的。十一岁的时候,他实在受不了生活的煎熬便参了军。其实当时征兵的军官看他实在太小、不想要他,但他坚定的说,“我虽然小但也能抗日,你们不收我我就得饿死!”,就是这句话感动了军官,后来他得以跟着队伍南征北战。
老人在2016年来到国殇墓园看望“自己”
(以上资料来源网络)
这两位是史迪威与陈纳德
左边这位是史迪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参战,史迪威于1942年晋升中将,并被派到中国,先后担任中国战区参谋长、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东南亚盟军司令部副司令、中国驻印军司令,分配美国援华物资负责人等职务。
陈纳德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少将、飞行员。曾任中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中国空军。1941年8月1日,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成立,陈纳德担任上校队长。1942年7月4日,美国航空志愿队转变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陈纳德担任司令。
这两位美国人对中国的抗战做出了不少贡献
碧血千秋忠烈祠
有19位盟军战士长眠于此
整座墓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纪念碑周围密密麻麻的小块墓碑,烈士墓冢绕塔而建,以塔为园心,呈辐射状纵队列葬于缓坡周围,共有八块扇形墓地,每块自上而下依原作战部队序列和职衔高低整齐地排列着9行上圆下方的墓碑,碑上镌刻着烈士的军衔和姓名,碑下均葬有阵亡官兵骨灰罐,共72行3346块,非常震撼!
这两个雕塑展现的是当年修筑滇缅公路的艰辛。
从这些历史图片中可以看出,当时参与修筑的当地百姓多为妇孺和老人,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经过九个月的艰苦奋斗,滇缅公路终于提前竣工通车。整个工程共完成土方1100多万立万米,石方110万立方米,大、中、小桥梁243座,涵洞1789个。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滇缅公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这是个解恨的地方,倭寇的坟墓,它见证着日本侵略军最终失败的可耻下场。内埋日军藏重康美少将等148联队两名军官。对于日军官尸体,扳成反绑呈跪姿、面朝满山的中国军人墓竖埋。
出了墓园,我们来到隔壁的滇西抗战博物馆,滇西抗战博物馆前身是滇缅抗战博物馆,是我国第一个民间出资建设、民间收藏、以抗战为主题的博物馆。滇缅抗战博物馆馆址是当年远征军反攻腾冲指挥部的旧址,在腾冲和顺镇,后所有藏品搬至市区滇西抗战博物馆,旧馆关闭。
进入大厅,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气势恢宏的雕塑,人物分别是李根源先生,中国军人和国际盟友,左边拉绳子的是代表滇西民众修筑滇缅公路,右边战士代表中国远征军,上方飞机代表着对当时战争有重要意义的驼峰航线。
雕塑左右两侧的墙面远看很恢弘,近看才能看出这全部是当年远征军使用过的钢盔。1943年10月至1945年3月期间,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反攻中,收复缅北大小城镇50余座,收复滇西失地8.3万平方公里,共歼灭日军4.9万余人。中国军队也付出了重大牺牲,伤亡官兵约6.7万人。
中国军官的军刀,样式各异,级别较高的刻有“校长蒋中正”字样
战争中使用过的武器装备
孙立人将军,远征军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盟军飞行员的服装装备
在驼峰航线中执行飞行任务牺牲的盟军飞行员
“驼峰航线”是二战时期中国和盟军一条主要的空中通道,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为打击日本法西斯作出了重要贡献。
“驼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一个形似骆驼背脊凹处的山口,这里是中国至印度航线的必经之处。通过这条运输航线,中国向印度运送派往境外对日作战的远征军士兵,再从印度运回汽油、器械等战争物资。“驼峰航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丽江白沙机场,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航线全长500英里,地势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米,山峰起伏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悲壮的空运。“驼峰航线”途径高山雪峰、峡谷冰川和热带丛林、寒带原始森林、以及日军占领区;加之这一地区气候十分恶劣,强气流、低气压和冰雹、霜冻,使飞机在飞行中随时面临坠毁和撞山的危险,在长达3年的艰苦飞行中,中国航空公司共飞行了8万架次,美军先后投入飞机2100架,双方总共参加人数有84000多人,共运送了85万吨的战略物资、战斗人员33477人。单是美军一个拥有629架运输机的第10航空联队,就损失了563架飞机。而总在这条航线上,美军共损失飞机1500架以上,牺牲优秀飞行员近3000人,损失率超过80%。而前前后后总共拥有100架运输机的中国航空公司,竟然先后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员168人,损失率超过50%。

博物馆里还有其他关于细菌武器、慰安妇、屠杀等历史资料,在当时的心情下实在是不想拍照了。若是在这种心情下看抗日神剧你肯定是不会有感觉的,真的,到了这种环境看了这些事实,不只是气愤仇恨惨痛,更多的是窝囊糟心。
博物馆出来,我们去看战场遗址。松山战役,当年打的尤为激烈,在《团长》电视剧中,这里叫做南天门。
松山位于怒江西岸,呈“T”形,主峰海拔2019.8米,前临深谷,背连大坡,旁山起伏于足下,是高黎贡山支脉。其东距惠通桥22公里,西至龙陵约39公里,是惠通桥至龙陵的咽喉,也是滇缅公路出入滇西地区的咽喉要地。松山顶峰炮火可控制怒江两岸滇缅公路70余公里,易守难攻,被西方记者称之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东方的直布罗陀”。
刚进山门,就是中国远征军雕塑群,气势恢宏。
雕塑群由中国著名雕塑家李春华先生捐赠,共有402件作品,以士兵为主体,分为跪射俑、炮兵俑、驭手俑、女兵俑、娃娃兵俑、驻印军方阵、盟军方阵等;选取抗战名将戴安澜、史迪威、孙立人三位独具个性和影响的军官为军官代表,以生前居住在龙陵的老兵付心德为代表的在世中国远征军方阵,展示他们在和平时期的面貌。
开始上山,对面山上那条路就是滇缅公路,下方是怒江,当年中日两军隔江对峙,就是在这个地方。松山在怒江西岸,《团长》中炮灰团在东岸祭旗坡每天对西岸日军阵地放一炮,历史原型中就是这个地方。
山上到处都是当年战争留下的战壕和炮弹坑,经历了70多年的雨水冲刷和落叶沉积依然还有半人多深。这几天导演不在,他要是在,估计又要给我背上的SB加戏了。
这片空地是当年飞机向山上空投物资的地方
这个是远征军反攻嵩山时的迫击炮发射坑,这个是六〇迫击炮的炮位,共有三个坑,一个坑呈椭圆形,另两个呈长方形,三个坑呈品字形布局,圆形坑是炮位,长方形是存放炮弹的地方。
日军战壕宿舍,有火,豪华间还有墙面处理和床。
当年日军占据嵩山,像《团长》中描述的一样,他们已经把山挖空了,各种工事呈蜘蛛网分布,纵横交错,层层设防,母堡、子堡、明堡、暗堡用交通壕与作战壕相连接,凭借山势精心设计构筑,四通八达,其坚固程度,相当于钢筋水泥工事。作战壕内分布大小掩蔽部、各种崖口、射击位以及掷弹筒掩体等,直射、曲射兵器在阵地前遍成浓密火网。整个松山日军工事由近二千名劳工昼夜施工,历时两年才完成。日军曾发狂言:“中国军队不牺牲十万人休想攻取松山”。
神秘的远征军信件,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下。

松山战役从1944年6月4日开始至9月7日结束,共95天。远征军先后10个团2万人参战,共伤亡7763人(其中阵亡4000人)。毙杀日军超过1250人,敌我伤亡比1:6.2。战役中战死人数超过了负伤人数。
松山战役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以战役级投入和牺牲,赢得了战略级的战争目标。战役的胜利,打破了滇西战役僵局,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滇缅公路可以畅通无阻地运送大批部队和装备、物资及重炮兵源源通过了这个“东方直布罗陀”,向龙陵战场开去,形势立即逆转。

下了松山,我们在去惠通桥的路上途径老虎嘴
惠通桥,始建于明朝末年,初为铁链索桥。位于滇缅公路(中国段)六百公里处,是联接怒江两岸的唯一通道。

抗战时期,侵华日军封锁了我国的海上交通,滇缅公路成为国际援华抗日的唯一通道。日寇千方百计对惠通桥进行破坏,从1940年10月至1941年2月,对惠通桥进行了6次空袭。1942年 5月4日,日军攻陷龙陵县城,当夜占据怒江西岸松山。5月5日早晨8时,当时的交通部长俞飞鹏下令将东岸桥塔炸毁,主索炸断,整个桥架坠落江中。中午,日寇逼近西岸桥边。我守桥部队奋起抗击,隔江与日寇激战,随后又沿江布防,日寇直捣昆明、重庆的企图破灭于惠通桥前。

如今的惠通桥,不远处新修的红旗桥通车后,惠通桥已停止使用。
怒江在缅甸境内的名字叫萨尔温江,在桥头还有一个萨尔温江桥的名字。
站在桥边,难抑思今缅昔的万缕情思,老桥悲歌,新桥壮曲,如江水不息,悠悠常流。

滇西抗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场英勇悲壮的战争中,保山各族人民同仇敌忾,倾其所有,配合军队内惩汉奸、外御强敌,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据统计,在两年零八个月的峥嵘岁月里,保山先后惨死平民9万余人;民工牺牲2.46万人;房屋被毁2.8万间;然而,大劫之后,保山人民依然咬紧钢牙,参军的参军,支前的支前,劳军的劳军,直至赢得最后的胜利。和平来之不易,吾辈定要珍惜。

在腾冲的第二天,我们要沿着《团长》的剧情,去探访一下当年的拍摄地。
《团长》并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战争剧。里面有着大量的过场戏和独白,情绪上,也有着大段留白。兰晓龙说,这不是废戏,是情绪戏,是灵魂戏。他是在用《团长》,为这群永远葬在异乡的年轻人们写了一首歌——来自五湖四海的安魂歌。
途径腾冲火山地质公园
腾冲地处欧亚大陆板块与印度大陆板块交汇处,地壳运动活跃,腾冲共有休眠期火山97座,其中火山口保存较完整的火山达23座。
只有从航拍的视角才能看出天地的辽阔
经过一片林子,陈老师说有很多剧组在里边进行过拍摄
我站在这里想了许久,看着特别像死啦死啦把一群炮灰从缅甸带回中国的丛林场景。
就是这里了,戏里迷龙在这里捡了个媳妇,还给媳妇前公公做了一口棺材。
车开进来走一走当年炮灰们走过的路
与陈老师合个影
寻《团》小分队
到达江苴(ju)古镇,当地人都叫这个地方是江(左),《团张》第一集里的溃兵收容站以及虞啸卿招兵就是在这里拍摄,原本以为这里是电视剧拍摄地,会因旅游而比较商业化,其实这里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气息。
村子里的房子真的是符合年代戏的气质
《团长》是2008年在此拍摄,10年过去,对着剧照已经很难找到当时的地点,跟当地人打听,拍摄收容站那个地方叫文昌宫。
就是这里了,大门的门扇跟戏里的不太一样,我想不明白的是,这看上去就是一户很普通的人家,为什么这里叫“宫”?
剧情开篇,迷龙独自吃着大西瓜
李乌拉抢了迷龙的西瓜,被暴揍,这个露台后期被加上了屋檐
白菜猪肉炖粉条的字,确实跟剧里的一样,时隔这么多年,居然还能看见。
文昌宫在后期应该是做过改建,和当年拍摄时稍有不一样(露台、画右的楼梯)
这个小楼楼的墙面也进行了粉刷
《团长》剧情开始于这个小院,结合历史与导演要表达的情感,当时的中国是失了魂的,《团长》就是在为那些死去的千万年轻人招魂,如果仔细看第一集炮灰团第一次露脸,都是在黑暗里,露出半张脸,几乎没有什么电视剧会这样介绍它的主角们。
没有大特写,只有在阴影中的几个人。黑影让他们显得毫无生机,也让他们的面目看不清楚。说是活着,其实像是死了一般,失了魂,只剩下一副躯壳。
从第一集开始,就强调着:魂。魂是什么?开始,只是活下去的信念。
虞啸卿的到来,用家仇国恨,用信念、用各种美式装备,叫醒了这帮溃兵的魂
但,当炮灰团遇到死啦死啦之后。魂,才有了第二重解释。怎么活,才算是活着。
这个人,就是龙文章。满嘴各地方言的神经病,卖弄着他最糊弄人的江湖本事:招魂。一开始,他为了镇住这班逃跑的士兵们,开始装神弄鬼地为四面八方死去的兄弟们招魂。招魂词是这么说的:东北东南死了的弟兄,战死中原的弟兄;死在江浙的弟兄,湖南湖北埋在焦土下的弟兄;死在缅甸的弟兄;人间不葬,天来葬。他招的是流散在战场上的亡魂。但,也借此想让这群懦弱怕死的爷们清醒过来。他们能活着。是因为早有人为他们死去。
人心,都是一步步锻造出来的。一次与日军交锋后,要麻被日军杀死,所有人眼看自己活路无望。龙文章又开始了第二次招魂。
这一次的招魂词与上次不同。“死那么多人对你们算是白死了,死人有话对你们说。英国鬼说他们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
中国的死鬼说什么,不重要。但龙文章借着鬼的死,告诉这群流落在森林里的散兵蛋子们:只要想着活,就不会死。这次招魂,显然是有用的。当龙文章带着他们走到了行天渡的岸边,可屁股后又咬上了日军。他们望着对岸,决定重新杀回去。
想活命吗 跟他们干啊!
迷龙至此算是有家了,他的魂也已经被死啦死啦招了回来,此处用了多个迷龙两口的特写镜头,没有对白,但画面仿佛在说“老子先去杀鬼子,等我!”“去吧,我等你!”

不要听天由命,不要漫不经心,不杀敌,自己就会被咬死。但没想到的是,为了活,这几十个人的小队,竟然压住了两个小队的日军先锋。
我们像一条巨大的恶犬,龇出我们以为早已经退化没了的獠牙吼着,我咬死你!

南天门这一仗,他们守了17次进攻,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活着像个人。龙文章招的看似是这几十个人的魂,但其实是整个中国的魂。站起来,就不会被挨打;活下去,就更要向死而生。
终于,死啦死啦带着这群还有魂的炮灰回到了禅达。斗转星移,这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这里是和顺古镇,南天门回来之后,炮灰团就一起被收押在这里,死啦死啦面临着假冒军官的审讯,在漫长的等待当中,孟烦了对小醉动了心思,迷龙则占了地主老财的房子,与捡来的媳妇儿子过起了安生日子……
炮灰们经常沿着这条路去迷龙家吃饭
他们当年是在想什么呢?南天门?还是远方的家乡故土?
左侧这栋新刷白的房子就是迷龙家,后期经过改建,现如今是个客栈。我们找当地人打听小醉家在哪里,得知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坍塌。
沿着迷龙家门口的路一直走就是上祭旗坡的路,在这几棵千手观音树下,炮灰们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
这里是尹氏宗祠,当年龙文章就是在这里接受的军事审判。

祖国的大好河山,我去过不少地方。北平的爆肚、涮肉皇城根,南京的干丝烧麦,还有销金的秦淮风月。上海的润饼、蚵仔煎。看得我直瞪眼的花花世界。天津的麻花狗不理,广州的艇仔粥和肠粉。旅顺口的咸鱼饼子和炮台。东北地三鲜、酸菜白肉炖粉条,火宫殿的鸭血汤、臭豆腐,还有被打成粉了的长沙城。三两个字就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一场场大败和天文数字的人命。没了,都没了。
我没涵养,没涵养不用亲眼看见半个中国都没了才开始心痛和发急,没涵养不用等到中国人都死光了才开始发急、心痛。
当龙文章在虞啸卿面前说出上面的话,审判不了了之。

这里是张世宗祠,炮灰们从南天门回到禅达之后新的收容站。
虞啸卿最终没有砍龙文章的头,还让他继续做团长,做已经死绝了的川军团团长,他的兵,只有眼前这几个他从南天门带回来的炮灰。
这里是李氏宗祠,师部所在地,虞啸卿与盟友们制定了宏大的反攻南天门作战计划,而死啦死啦和孟烦了4次渡江到日军阵地侦查,他们实地看到的,和虞啸卿用飞机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沙盘演练在李氏宗祠的偏房进行,以当年松山战役的战况重新打了一遍,最终结果是,全军覆没,虞啸卿气的拔枪自杀未遂。
反攻准备期,死啦死啦经常带着烦了进城要饭,这也大大促进了烦了和小醉的感情发展。小醉在洗衣庭洗衣服,烦了要下车说话,死啦死啦就是不停车,你说他有多坏。
如今,战争结束了,百姓们耕田保收,鸡鸭满塘,开发旅游,安居乐业。用龙文章的话说,一切有了它该有的样子。
多年后,一百多岁的虞啸卿回到禅达,与八十四岁的孟烦了在纪念馆前相遇。他听见虞啸卿急切地向他的陪同者发问:“真找不到一个人了吗?找不到一个我认识的人了吗?”可孟烦了就在他的身边走过,脸上泛起笑意。

纵使相逢应不识。在历经那么多战役后,他们早就已经老得认不得对方。当年虞啸卿的袍泽兄弟,也都已经死的死,散的散。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段故事可能也会被遗忘。但《团长》要告诉我们的是:记住。
烦了选择留在了禅达,因为他想一抬头就能看见南天门,因为他想时常去看看他的那些袍泽弟兄们。我们就跟着当年这位小太爷的脚步,再看一看禅达,看一看腾冲。

死啦死啦变成了酒店的服务生
阿译长官在高黎贡山母亲雕像前做起了舞者
豆饼在三桥广场的草地上街舞
位于和顺古镇的滇缅抗战博物馆旧址
蛇屁股做起了和顺古镇的保安
我们在禅达停留了两天,翻山越岭,穿过人群,感受到了当年那段历史、那种悲壮、那种希望,十年前我们看了很多遍《团长》,到他们走过的地方看一看,炮灰们的形象一个个清晰浮现在眼前,他们都是英雄。
最后,用死啦死啦的一句话为本章结尾,大家共勉。
第三章 完
8 4
评论
最近回复
共10条评论
8 4
8 4
8 4
8 4
8 4
8 4
8 4
8 4
8 4

相关推荐

回复 V
0/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