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j

探寻徒步穿越 赞斯卡河谷最美的路线

  • W 8.7万 ·
  • 8 29
  • 出发时间

    2018-09-28

  • 建议游玩

    4天

  • 人均费用

    12000元

  • 标  签

    自然景观

徒步寻找世界上最难到达的悬崖寺庙

朋友几个商量着徒步穿越赞斯卡河谷,做好攻略,到了赞斯卡徒步的第三天,从Purney村子出发,溯Tasrap河谷逆流而上,Phukthal Gompa绝对算得上是世界上最难抵达的寺庙之一。冰川河水呈天然的乳蓝色,鲜艳得有点儿假,我和尼佬都表示这是我们见过的最蓝的河流,望向北边,右侧是山坡,溪水经过的地方,地表不再贫瘠,金黄色的树林点缀着村庄周围的生气勃勃,左侧是山岩峭壁,而Phukthal寺庙就嵌在绝壁之上,从一处天然洞穴延伸出来的complex,简直是无中生有的存在。只有一条小路可以爬上去,那天正赶上寺院放假,没有那么多活泼的小喇嘛,我们的向导喊了寺院工作人员帮忙开了最高处大殿的门,可以欣赏一下里边的壁画,大殿里竟然还供奉了班禅喇嘛的画像,这在北印克什米尔地区还真是难得一见。

9月28号 Padum到Ichar

徒步第一天【意犹未尽】

早上我刚起床,发现Wayne已经出门采购了一些蔬菜,把白萝卜,黄瓜,西红柿都切好,然后连同他从尼泊尔带来的风干牦牛肉一起炖了一锅汤,不管怎么说看上去还是很赞的,于是早餐除了传统的面包,omelet和咖啡之外,我们还有一锅汤喝,最后直接把牦牛肉捞出来啃,一想到接下来徒步几天都没什么肉吃,觉得还是得储备一点动物蛋白,季爷说她牙口不好,啃不动,看来这个风干牦牛肉还得多炖一会儿。

之后又去采购了一些吃的,西红柿一大袋,就当成水果来吃,还买了两瓶可乐,在小卖铺附近看到两个准备去上学的拉达克小姑娘,虽然有点羞涩但并不遮掩,只是一个劲儿笑,可爱死了,心都萌化了,来了克什米尔地区这第几天,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当地人都很友好,都特别爱笑。徒步公司经理扎西照着清单跟向导和厨师确认所有物资装车之后,我们出发,先坐一个小时的车到Ralu,从这里开始徒步。
Ralu村子很热闹,我们所有人下车,然后坐在路边休息,徒步两个队伍的厨子和协作帮忙从车上卸下物资,等待马队的到来,有几个当地拉达克少女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她们都戴着头巾,不知道是不是穆斯林,但是面对镜头也一点都不羞涩。
两个队伍都有女生纷纷与她们一起合影,这里还有一所小学,孩子们穿的制服是紫红色的毛衫,连同他们高原红的脸蛋,都很显眼,我们从学校经过时,孩子们会透过二楼的窗户跟我们笑着打招呼,挥手致意,刚出发时就有好心情。
向导Dundo带着我们正式启程,每个人还发了一根棍子作为登山杖,大多数时候我们用来打闹,大家心情都比较亢奋,拍个合影我还能被季爷踹一脚而不自知。两个队伍交错在一起拉成一个长队,我们6个人始终走在一起,前边是尼佬他们队伍体力比较好的两个人,后边则是尼佬,蓝翼跟他们队剩下三个女生收队。
基本沿着越野车可以开的土路前进,除了遇到之字形的拐弯,我们可以走山路抄近道,大家都会问向导,什么时候开始不走这种马路,徒步嘛,应该是走山路才对,被告知明天.......
山岗上的岩羊

Wayne跟大家说了一句徒步基本方针:就两点,1,尽可能看好我们队伍的妹子,2,想办法去勾搭他们队伍的妹子!我和老怕报以赞许的眼神——想法不错!
沿着Lungnak河谷逆流而上,与昨天相比,今天风景平平,也看不到什么雪山,老怕走在一处山涧突然停下,用手掌遮阳往山上看,我们也一同驻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有几只岩羊,在山脊上形成矫健的剪影,这算是一路看的比较不一般的景象了。接近中午日照强烈,气温虽然不高但体感温度还是挺热的,转眼间两瓶可乐都喝完了,男生解手比较方便,女生的话还得去乱石岗背后寻找隐秘处。

大约还不到下午1点钟,过了一座铁桥,来到一定白色的伞状帐篷下,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午休,结果向导告诉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扎营!what?这才走了7公里啊,今天的徒步也太轻松了吧,按计划应该不是在这扎营才对啊。
后来才知道,因为今天坐车到Raru的那一段,以往都是要徒步走的,我们坐车坐了18公里,所以剩下只要走7公里就够了,大家显然有点意犹未尽,不过这也是出发第一天大家体力精力都特别旺盛吧。
一整个下午总得找点事情干啊,先把干巴巴的午餐吃了,再去河边把脚放进冰川溪水里泡一泡,冻得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踝关节了。
随后跟他们队伍的尼佬,明明和七七坐在河边一处天然洞穴里抽烟,洞里边至少有60个空的Godfather啤酒瓶子,看来附近哪里应该是有卖啤酒的,好想喝上一瓶。两点半左右,休息够了,其他人都不愿意动,我就拉着Wayne往后山金色的青杨林走,去看看周边有没有可以探索一下的。
翻到小山高处,可以看到三个不同颜色的佛塔,这一般代表着附近有村子,爬到佛塔处就看到了山后的Ichar村,于是我和Wayne开始意淫村子里有wifi有热水洗澡,但至少说明是可以充电的,转念一想,相机电池带够了,还有什么需要用电的呢,反正又用不着手机。
我们爬上村子里走了一圈,也看了一眼明天前进的方向,接下来折回西南方向,从一处悬崖上的小路登上一片高地,这是山坡的一个断崖,从断崖边缘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我们营地,垂直高度大约150米,不过因为几乎是80度的峭壁,所以站在悬崖边上还是有一些腿软。
眼看着营地就在脚下,不愿意原路返回的我们决定寻找陡峭一侧的下山路,明明可以看到峭壁下方有一个白色房子的,结果还真找到了路,坡度很陡,如果不是有树林里的树干可供借力,也很难下去,这算是整个所有徒步行程中我们走的最艰险的一段路了。
回到营地之后,我一边写日记一边跟两个队伍的人聊着天,还决定大家一起凑钱买一只羊,这样至少保证两天的口粮里有肉吃!

今晚的晚餐里有一顿羊肉,每人能分到一两块,但也是很满足了,吃饱之后就开始玩菜园果园动物园的游戏,输的就把卫生纸贴脸上,旁边的协作看着我们玩得很high,不明觉厉,然后在一旁默默地帮大家撕着纸巾,可爱极了。
8点走出帐外,不出意料,头顶星辰灿烂,银河拱门一直倾泻到黝黑山脊的另一边,我和Wayne开始拍着银河,还时不时让帐篷里的小伙伴帮忙打光把帐篷照亮。今天的夜晚并没有非常冷,我拿着杜松子酒一边喝一边躺在营地胖的大石头上就这么看着星空,收获了两颗流星,回想自己确实也有很久没看到这么灿烂的银河了。

今天露营海拔3700,行走:7km+9km(9km是我和Wayne在营地附近爬山徒步的行程)

9月29号 Ichar到Purne

徒步第二天【贤者时间】
不用去定闹钟也不用管几点起床,每天早上会有协作小伙子morning call的,他们会敲门(帐篷),然后帮你拉开内外帐,递一杯热红茶进来,然后把一盆温热的洗脸水端在帐篷门口,虽然气温很低,但是还是忍不住用这盘洗脸水把整个上半身都清洗了一下,瞬间就清醒了。
早餐一般就是面包+黄油or果酱,然后会有一壶开水一壶热牛奶,我们一般用热牛奶冲咖啡或者巧克力喝,巧克力成为此行早餐最后欢迎饮品,又好喝又补充能量,吃完大家以帐篷为圆心四散开去找“厕所”,我则去小卖部买了两瓶啤酒背着,昨晚准备买时发现小卖部已经关门,今天得补上!
一瓶中午喝,一瓶晚上喝。尼佬他们队伍早出发20分钟,我们耽误的时间全赖Wayne蹲大号,其他人都等着他。此行我们管小号叫“嘘嘘”,管大号叫“嗯嗯”,除了吃之外,嘘嘘和嗯嗯也是日常聊天时不时提及的话题:)
我视角里的季爷和牦牛群
季爷视角里的牦牛群
我和季爷一脸惊悚视野里的牦牛群
老怕和Wayne视野里的我和季爷- -
今天前边大约8公里的路依然是沿着河谷边的车道走着,大多是起伏路,风景一般,只有一处河谷旁边一小片翡翠色的池塘,颜色鲜艳地有点浮夸,一直连续地走,中途只休息了一次,也是按伟情的要求。我们队伍的行进速度全是依照她的节奏来,Wayne收尾。
我在前边会时不时让向导走慢点或者停下来稍等一会儿,所以我们队伍一直是紧凑地走在一起,尼佬他们队伍慢的两个女生很快被我们追上并且甩在后边,但前边的5个人却走得挺快挺远,而他们向导是跟着照顾后边两个女生的,这也导致没有向导的前边5个人走错了路。
中间遇到山涧的溪流,就顺便把水壶灌满,纯天然山泉水,冰点,趁着阳光正烈,我就用这冰水洗了头,冻得头皮一阵酥麻,爽得很,湿漉漉的头发在阳光直射下大约二十分钟就干了,从这时候起,我在冰水挑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可比高海拔裸奔要刺激多了。

中午在一处Tea Shop午餐休息,从这里开始我们要过桥开始走河流南侧的山路,但是却没有看见尼佬他们队伍走在前边的5个人,看来他们是走错路了,我和我们队伍向导都开始放下背包一路奔跑着去追赶,我就当感受一下高海拔越野跑了,还好他们没走多远,在600米外一个茶馆里吃中饭喝啤酒。
我坐下来喘口气,喝了点啤酒还吃了碗泡面,再跟向导一起带着他们五个人回去。在Tea Shop休息时,外边一根水管流出来的水并不是冰水,大约有个20度,于是我又站在院子里拿这根水管冲了一个露天浴,洗完就穿着裤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不起风的时候其实并不会很冷。

休息完过河,这座桥算是我走过的最简陋的吊桥之一,钢丝虽然都在,但是铺的确实藤条编的草板,走上去摇摇晃晃,必须降低重心然后扶着栏杆钢丝慢慢通过,还好距离河面不高,否则恐高的人估计要走到腿软。
过了桥之后终于开始走起山路来,越来越有徒步的感觉,我们队伍依然紧凑队形,女生们说向导身材挺不错,腿又瘦又长,我说我腿也瘦长啊,于是提一下裤子走到向导身边让她们对比一下,被一阵狂喷,向导一脸无辜不知道我们在干嘛- -

山路的起伏更大,右侧是山岩,左侧是河谷,有时会下至河谷旁边,有时则高处河谷100m之多,在一处河滩,我尝试了一下脱了上衣和T恤,把整个头和上半身都埋在冰河激流里,大约坚持了10秒钟,起来之后冻得撕心裂肺地喊叫,后来在一个小村子休息晒太阳时,我说起那种寒冷的感觉瞬间让人进入“贤者时间”,结果大家就开始讨论起贤者时间,一直到晚餐时还在讨论。
有了这次经历之后,更加坚定了我一定要全身跳入冰河里游一次泳的决心,这也算是此行自己觉得最勇敢的一件事吧。

冻哭了
最后六七公里的山路,道路越来越窄,有些路段看上去像是在峭壁上行走,让人想起安娜普尔纳徒步冰湖的那一段lower trail,老怕一马当先比我们早半小时到达营地,我们五个人跟着向导边走边拍,下午的风景变得漂亮起来,尤其是快接近Purney村时,Tasrap河湛蓝的河水让人眼前一亮,那种蓝色太鲜艳了,Tasrap河与Kargiak Chu河交汇处,一边是宝石蓝,一边是跟泥浆似的乳灰色,交汇处河滩就像是一个颜料盘。
Tsarap河水非常蓝
过了一座木板桥之后,再爬升一段,到达了Purney村的营地,就在村民们打青稞的晒谷场后边,当地的村民正好在分他们自己酿的青稞酒,也给我们打了两倍,酸酸甜甜的相当好喝,酒精度不高,准确说是青稞啤酒。
他们队伍只有Rae和26两个人到达,我闲着没事就拿着酒杯去村口等他们的队员,因为太阳已经渐渐西沉,那么危险的山路真心不适合走夜路啊。从村子这边的高地看对面悬崖上羊肠小道上的他们队员,觉得跟这大山大河比起来,人真的是太渺小了,而这大山相对于星球来说,也只是鸡皮疙瘩般的存在。
青稞酒

今晚果然就已经没有肉了,但是饭前季爷出发前买的紫菜汤让大家也很满足,炒面和蔬菜将就着可以管饱,再说还有饭后的水果以及茶点,当然,还有今天一路背过来的啤酒。晚饭之后,我们又换了一个游戏,叫I have never,输的人有酒喝酒没酒喝茶,几轮下来就要去嘘嘘。
这个类似于真心话的游戏也爆出来很多料,比如伟情说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结婚,Wayne也是,而我印象中一直是独身主义者的老怕竟然也有曾想要结婚的时候,我每次都是以“我从来没有用过防晒霜”来秒杀全场。

老怕拿出手机,用starwalk2这个app对着星空还是认星星和星座,我和季爷也跟着他一起,去辨认星河灿烂中的天鹅座,牛郎织女星,仙后座仙王座等等,今晚明显要比昨晚冷很多,不过仰望星空的时候那种幸福感是无可取代的。
晚上我跟老怕钻进帐篷之后,相互抱怨对方脚臭,整个帐篷里都是销魂的味道,不过睡袋足够暖和也就不顾那么多了。
今天露营海拔:3870m 行走:25km

9月30号 Purne到Phukthal

徒步第三天【挑战冰河】

今天的行程比较轻松,就是去探秘Phukthal Gompa寺庙,然后返回,morning call之后,距离早饭时间还有1小时,我就裹着睡袋坐在帐篷里补日记,等到早饭妥了之后才洗漱进餐帐,早饭时小柒就说了一件搞笑的事:昨晚我和Wayne要拍星空下得营地,于是需要帐篷里的人帮忙给帐篷打光,当时小柒戴着头灯,我们还要求打光尽量均匀,于是她一直晃动着脑袋给帐篷打光,感觉自己像个唱戏的- -

8点半左右才不紧不慢出发,逆流而上,欣赏着阳光下亦或阴影中Tasrap河无与伦比的宝石蓝色,大家还讨论可能河里有矿物质吧,不然这蓝得有点不科学啊,山谷也并非寸草不生,有山泉的地方,很多青杨树,白蜡树还有栗子树,灌木丛不认识,鲜红色的也很好看,今天是徒步这些天来颜色最鲜艳分明的一天,沿着河谷东侧的悬崖小路前进,有时候路很窄,需要小心快速通过。
大约1个半小时,见到北边河谷一座小桥,以及在桥头休息等队友的尼佬他们队5个人。

草桥挺晃,为了拍照也是豁出去了
这座桥依旧是藤草编织的板块铺成的路,桥下湛蓝的湖水真的挺吸引人跳下去畅游一番的,不过不要被这阳光炙热的中午所迷惑,冰川溪流的水温比冰点高不了多少,大约也就3~4度吧。我们也停下来顶着烈日休息,河水在这里拐了一个90度的弯,水流比较急泛着白色的浪花,小伙伴们开始摆造型拍照。
尼佬他们队调侃我:“小白,你招收队员看来不仅要体力过关,还得会跳舞啊?!”
效果照
工作照
逗逼的队友不需要解释
从这座桥出发继续走一刻钟左右,拐一道弯,传说中的Phukthal寺庙就赫然镶嵌在远处的悬崖之上,仿佛是无中生有出来的,百米来高的悬崖峭壁,下边是湛蓝色的河谷,河对岸是金色的林子。
在这个世外桃源修行也是不错的选择嘛,让我想起亚美尼亚的那些隐居深山野林中的修道院。可惜今天寺院休息,没有上课的僧侣小孩,人文景观落了一截,向导找了寺院里的人帮忙开门,主要是打开正殿的门,里边有一些壁画绝对值得一看,而这里还比较难得地看到了班禅喇嘛的画像。
峭壁之上的Phukthal Gompa
中午逛完之后,老怕带三个姑娘先回,主要是姑娘们着急回去接一些热水洗澡,而我执意要继续往前,走到寺庙后山的白塔山顶处看看,Wayne也取了相机电池随我一起爬,到达白塔时,尼佬刚好下来,回望来时的路,河谷的垂直地貌尽收眼底,往河谷上游望去,Tasrap河如蓝丝带一般在荒凉的群山中蜿蜒。直到我回到Phukthal寺庙时,Wayne才刚刚往上爬,我也不用等他,跟着尼佬队的蓝翼和明明一边逛一边往回走。
沿着寺庙后山的路继续前进可以看到Tasrap河上游。
这河水真的蓝的不科学
回到那座桥的时候,我决定完成冰河游泳的尝试,这也是此行最让我内心激动不安的一次体验,能遇到这么湛蓝漂亮的河水不容易啊。找了一块水流稍微平和的浅滩,还喊了尼佬帮我拍照记录,昨天曾经把整个上半身泡在水里,心里稍微有底,脱了只剩裤衩,往水里刚走第一步,就有点后悔,妈的仅仅是冰水没过脚踝,就觉得很冷。
这种情况下,缓慢走进水里是很难的,干脆先跳到水中一块石头上,然后一咬牙整个人都跳进河里,于是我经历了此生最寒冷的时刻,我明白泰坦尼克号里杰克让萝丝躺在门板上而自己依然呆在水中,需要多大的勇气和爱,尼玛那是每一寸皮肤都被针扎一般刺激啊!
还划了一下水,10秒钟左右赶紧起身回到岸上,迅速拿魔术巾擦干身体,然后晒太阳取暖,给我1000块钱我都不愿意再下去一次。顺道把裤子也洗一下。
大约半小时,基本上外裤内裤都干了,我才开始返程,先追上他们队明明,陪明明走一段追上他们的向导还有梅朵之后,我继续大踏步走回营地,下午不到4点返回Purney,季爷,小柒都已经洗完澡洗完头了,正在洗衣服,我一边喝啤酒一边帮姑娘们拧衣服晒衣服,放在阳光下都是半个多小时就干了。
我自己也用冷水洗了个脚,拿肥皂使劲搓,晚上老怕终于觉得帐篷里没有脚臭味了。
树林茂密的地方,秋色真心美
吃瓜群众季爷
我写日记喝啤酒,老怕晒太阳,三个女生在厨房里帮忙做Momo(饺子),Wayne还在回来的路上。晚上6点多开始吃饭,虽然大家期待满满,但依然是木有肉,真是特别清寒,返回继续玩游戏,看星空,谈人生谈理想,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我们去营地附近给几个女生拍星空下得照片,小柒同学获得最佳pose奖。
我晚上就在帐篷里喝着Gin酒,导照片修照片,电脑都捂在肚子上以便省电。
今天露营海拔:3870m 行走:18km

10月1号 Purne到Kargyak

徒步第四天【长路漫漫】

十月来临,向导说今天要先翻一座山,然后路途也比较远,所以要早起早出发,为此早饭我特意吃了5片面包,3杯热巧克力,8点准时出发,过了木板桥之后开始一路上坡,因为速度控制得很好,所以并不觉得累。
向导走在最前边,伟情走累了就去拽向导的背包带子,1分钟之后萌萌的向导才发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大家干脆甩无赖,后边的人拽前边的人背包带子,向导在前边当火车头一脸无奈。
翻过山脊之后就开始走在相对平坦的山坡上,大家想到今天是国庆节,于是一齐唱了国歌,完完整整唱了一遍,随后小柒表示她应该有十年没唱过国歌了,接下来就是随意发挥,胡乱唱歌,走过一个小村子路过一间茅草房,我用棍子指了指:“那面白墙不错。”于是几个队友心领神会,纷纷走过去摆出各种张牙舞爪的pose扒在墙上,非常之逗逼。
路边休息时也不是无事可干的,老怕脱了鞋子放在石头上晒,我和Wayne分别从两个方向的两米开外的距离,捡手边的小石子往老怕鞋子里丢——练习投篮,相信我,比想象中难命中,我丢了五十多块石头,只扔进去三个,老怕在一旁嫌弃的眼神里写着:“你们真幼稚!”今天上午的风景很一般,这边的河谷河水就是泥浆色,没有让人按快门的欲望。
大约两小时之后到达一个叫Testa的村子,尼佬他们队在这里等队友休息,我们也吃了点干粮,Wayne还买了一瓶啤酒喝。后来他追上我们说喝了这瓶酒整个人都快醉了,看眼前的东西都有重影= =
沿途村子倒是不少,几乎每到一个小村子都要稍微休息一会儿,伟情实在走不动了,向导便找当地村民的马帮里借了一匹马让她骑,向导亲自帮她拉缰绳,望着伟情远去的背影,我们5个人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吃瓜群众,下午2点左右,过了一座桥,到达table村子,一开始我还以为就在这里扎营,心想着这才走了15公里左右,向导一开始说的是24呀,后来发现是我理解错了,只不过是在这间teashop休息一下而已。
接下来还有慢慢长路,远处能见到雪山还是会让心情稍微高昂一些,我在路边捡了一个羊头骨,嫌太重没有带走,只拍了一张照留念,天呐,我好黑!
队伍整体速度还是很快的,但路途比我想象要长,原以为6公里左右,其实有10公里,前边5公里有一段我跟季爷是并排走的,边走边聊关于各自明年的旅行计划,聊接下来最想去的地方,聊在徒步中遇到的西方人他们一般不请背夫因为觉得这是很不人道的行为......聊天会让时间过得没那么枯燥。
我这肤色也是没谁了
见到Gonbo Rangjon神山时,以为已经接近营地了,这座神山的西侧岩壁像是刀锋削过一样平整,在夕阳的光线下显得特别醒目,明天几乎一天的路,这座神山都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最后又在望眼欲穿的情绪中麻木地走了40分钟,才到达营地。
当时阳光已经西沉,整个营地都在山的巨大阴影中,这里海拔已经4100多,河谷的风也不小,真的挺冷的,今天一共25公里多的行进,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也许是前半程休息太多太安逸了。小柒估计是有点累懵了,明明戴着墨镜,还手忙脚乱地找了半天,问我们:“我的墨镜呢?”我们:“……”
餐帐搭起来后,我们所有人躲进去取暖,喝点茶,又吃了先煮的泡面垫垫肚子,当时天已经快黑了,他们队伍里的明明才刚刚到,而梅朵和向导还没到,尼佬就开始担心后天她们是否能顺利翻过垭口,于是开始张罗着给梅朵找马。伟情倒是度过了疲劳期,今天骑马爽了一番,明天继续靠双脚丈量大地。
我们的晚餐7点半才上,大家肚子都饿穿了,依然没有肉,只有土豆,粉丝,豆汤,于是我觉得明晚要用Wayne的牦牛肉炖一锅肉汤,今天季爷把包里最后一点猪肉铺给大家分了,我嘴里嚼着豆腐干一样大的猪肉铺,十分钟都舍不得咽下去,Wayne吃饭时候还说老怕的脸从侧面看上去就像一块五花肉,卧槽,这是有多馋肉啊!
这次6个人三顶双人帐篷,因为我和老怕都抽烟所以睡一个帐篷,三个女生则轮流跟Wayne混帐,真是艳福不浅啊,Wayne还说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徒步中跟姑娘混帐睡,一次就睡了三个。不过我们也跟女生说,高海拔地区天气这么冷,有个滚烫的boy在帐篷里是好事,于是Wayne有了一个新的外号:滚烫boy
今天露营海拔:4180m 行走:26km
明天要开始继续往垭口进发,旅途还在继续~~~
目录

相关推荐

评论
最近回复
回复 d
0/1000